当前位置:主页 > 各国经济 > 非洲 > 埃及 >

塞西政府逆取顺守 改善埃及经济前景

时间:2016-04-14 14:20 类别:埃及 GDP:

5月16日,埃及开罗法院判处穆斯林兄弟会(穆兄会)出身的前总统穆尔西死刑,将清算穆兄会政权骨干的行动推向了高潮。尽管穆兄会残余势力很快发动报复行动,在西奈首府阿里什杀害三名法官,但由于三个月前埃及法院已经判处近200名穆兄会骨干死刑,其它绝大多数穆兄会主要领导人也都已经被捕落网,作为主要反对派的穆兄会丧失了骨干和领袖,在可预见的未来已经无力发动大的反抗行动。加之民心思定,埃及大众普遍厌倦“茉莉花革命”后持续数年的社会动荡和经济深度衰退,向往稳定和经济复苏。

  军方推翻穆兄会政府的政变本身就是在穆尔西执政数年、穆兄会执政能力缺陷暴露、号召力大大削弱的情况下发动的,埃及政局可望进入较长时间的稳定时期。由于初级产品市场已经步入可能持续10—15年的熊市,有利于埃及这样的资源净进口国;加之军事政变上台的塞西政权逆取顺守,厉行改革,有可能带领埃及经济步入十年左右的发展时期。

  塞西政权逆取顺守、集中精力发展经济的决心在内政外交各个方面都得到了充分体现。大规模的招商引资自不待言,仅在沙姆沙伊赫召开的一次国际投资论坛就签署了数百亿美元投资协议和意向,以疏浚苏伊士运河、开挖新河道为代表的基础设施建设已经铺开,而且出台了建设新行政首都的计划。与该区域不少文官政府相比,通过军事政变上台的埃及塞西政权满怀开创新局的志向,更有魄力和能力顶住一时的反对阻力而推行要触动短期利益、不受欢迎的改革,消除经济生活中的扭曲现象,为经济增长打开通道。最典型者莫过于埃及政府大幅度提高油价、减少和取消能源补贴的措施。

  四分一财政支出用于补贴

  与其它许多发展中国家和发达国家一样,长期以来,埃及在“民生”之类旗号下对大饼、汽油柴油等主要燃料和其它一些生活必需品的销售价格实施补贴。数十年沿袭下来,这些食品能源补贴已经成为埃及财政的沉重负担,每年财政支出的1/4都花在能源和食品补贴上,挤占了本来可以用于投资的资金,同时大大扭曲了市场机制,激励了浪费。由于大部分能源补贴最终都落到了大商人、企业主之类拥有多辆私车的富裕阶层手里,食品能源补贴还人为制造了“劫贫济富”的社会不公正。

  以往埃及历届政府不是不知道食品能源补贴已经成为埃及经济肌体上的恶性肿瘤,但一直因为担心民众不满而不敢操刀一割。但塞西政权上台后没有太久,就大胆地向这个数十年来历届政府都不敢解决的问题开刀。 2014年7月5日起,埃及政府大幅度提高了汽油、柴油等主要燃料价格,涨幅高达40%—78%;此举可望大幅度减少埃及政府对能源企业的补贴,进而削减财政赤字。根据2014年6月底塞西批准的2014至2015财年(2014年7月1日至2015年6月30日)预算,埃及在该财年要削减财政赤字480亿埃镑,将赤字占国内生产总值(GDP)比重降至10%以内,其中440亿埃镑赤字削减将通过取消能源补贴来实现。在2014年12月北京举办的“埃及投资政策与经济形势”研讨会上,埃及国际合作部长声明,埃及将逐步减少能源补贴,5年之内彻底取消,将资金投入其它基础设施建设。

  最令人震撼的是,塞西还将社会改革的矛头指向了伊斯兰教保守势力,公开呼吁发动“宗教革命”;他的这一期望和呼吁若能成功,不仅对埃及社会长治久安将产生不可替代的重大影响,而且影响将波及整个伊斯兰世界。 2015年1月初,在庆祝伊斯兰教先知穆罕默德生日和新年而发表的演讲中,塞西呼吁:“我再一次重申,我们需要一场针对宗教信仰的革命。你们这些伊玛目应为真主安拉负责。全世界正在等待着你们的行动,全世界正在等待着你们的话语……因为伊斯兰世界正四​​分五裂,正处于水深火热之中,正在渐渐消逝。而且是在我们的手上消逝。”

  这场讲话在埃及国内外、在整个阿拉伯世界和西方都引起了广泛关注,埃及《金字塔报》专栏作家赛义德•拉文迪撰文表示,在他有生之年,还未曾有任何一位伊斯兰世界的国家元首曾发出过这样的号召;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1月6日对此作了详细报导分析。 1月6日,塞西访问开罗一座科普特教堂(基督教东正派教会之一)参加圣诞集会并发表讲话,在讲话中号召:“我们将共建家园。我们会互相包容。我们还会互相友爱。”

  塞西政权走和平外交路线

  在外交事务上,塞西政权同样表现出了与人为善、为集中精力发展经济争取和平安宁外部环境思路,最能体现这一思路的举动当属决定与邻国​​分享尼罗河水。埃及自古希腊时代起就被称作“尼罗河的馈赠”,数千年来,尼罗河水对埃及生死攸关,埃及政府也因此一直将确保本国分享尼罗河水份额视为头等大事。

  1929年,埃及与英国统治下的苏丹签署《尼罗河水协议》,并在1959年修订,规定埃及和苏丹享有尼罗河水使用优先权,埃及享有尼罗河水87%份额,并对上游水利水电项目拥有否决权;自此以来,埃及对这项“历史性权利”一直寸步不让,从未对上游国家修建大坝截水的事情松口,从纳赛尔到穆巴拉克、穆尔西,埃及领导人不止一次以战争威胁苏丹、埃塞俄比亚等尼罗河上游国家不要企图修建河道、建筑大坝,提供了尼罗河水量85%的“尼罗河水塔”埃塞俄比亚因此受阻最多。

  计划耗资逾40亿美元、装机容量600万千瓦的复兴大坝项目一旦建成,将是非洲大陆最大水利和发电项目,极大改善埃塞俄比亚电力短缺的现状。但这个项目自从计划制定之日起就成为埃及和埃塞俄比亚争端的焦点,埃及方面测算,复兴大坝建成后,埃及每年获得的尼罗河水​​资源将减少100亿立方米,阿斯旺大坝发电量将减少18%左右,因此强烈反对上马该项目,千方百计阻止别国和国际金融机构向该项目融资。 2013年,时任埃及总统穆尔西甚至威胁:“尼罗河是埃及的生命河,如果尼罗河流量减少,那么我们只能要求以血偿还。”

  但在塞西上台之后,埃及根本改变了其原来僵硬的立场。 3月23日,埃及、苏丹、埃塞俄比亚三国就复兴大坝项目签署原则宣言,同意在不损害各方根本利益的原则下就复兴大坝蓄水、尼罗河水资源共享等问题协商合作,被国际社会誉为非洲大陆政治文明的历史性进步。在协议签署现场,在数百国际来宾注目下,塞西的脱稿发言打动了人心:“我现在想以一个普通埃及人而非总统的身份说几句,希望埃塞兄弟能够理解埃及此前的担心,我们不是要限制埃塞的发展,但我们的人民只能依靠这条河流,现在我们就合作达成共识,我认为大家建立的互信比签署宣言更重要,下一步就是要将文本转换成现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