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各国经济 > 非洲 > 埃及 >

塞西力推"国家工程"提振经济 埃及渴望中国资本

时间:2016-04-14 14:37 类别:埃及 GDP:

“一带一路”与“大埃及梦”

外交部发言人陆慷1月15日宣布,国家主席习近平将于1月19日至23日对沙特、埃及、伊朗三国进行国事访问。

今年是中埃两国建交60周年,两国相互设立了中国“埃及年”和埃及“中国年”以示友好。埃及更期望在习访中,把中方提出的“一带一路”倡议与埃及的建设蓝图进行战略对接,取得实质性进展。

经历多年政治动荡、稳定政局之后,埃及亟需大跨步发展经济。基于这个需求,当前的埃及迫切渴望和全球经济贸易大国中国拓展经贸关系。尤其在推动实现其“大埃及梦”的大项目,比如“苏伊士运河走廊经济带”、新首都建设等大型“国家工程”的建设中,基础设施建设经验丰富、资本充裕的中国企业成为埃及极力招揽的对象。

这无疑是中国“一带一路”战略落地的良好契机。希望中资企业在抓住机会的同时,也能充分注意到其中可能的风险。

埃及外交部1月12日表示,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将于1月20日至22日访问开罗。埃及驻华使馆新闻参赞扎德拉向21世纪经济报道证实了这一消息。

据扎德拉透露,双方领导人将在此期间签署一系列双边贸易和投资协议,包括从开罗卫星城Ain Shams到东部省Belbais的轻轨项目、中资企业共同参与的埃及新行政首都项目等。另外,围绕新苏伊士运河建设,中国企业也有机会参与港口开发、船只生产和维修、码头维护、物流枢纽建设等。

埃及总统塞西2014年6月上台以来,一年多内两次访问中国。2014年12月塞西访华期间,两国领导人决定将双边关系提升为全面战略伙伴关系。2015年9月,塞西来华出席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纪念活动。中埃关系进入稳健发展时期。

2014年9月,埃及内阁成立了一个中国事务小组,并在10月召开了第一次会议。该小组包含国际合作部长、行业和贸易部长、卫生部长、交通和通讯部长、投资部长、外交部长、住建部长等。

“这反映出埃及对埃中关系的重视。”扎德拉介绍,这个小组的目的是研究两国各领域合作,根据埃及的需要确定优先发展项目,落实两国高访访问成果,跟进共建项目的执行情况。

今年是中埃两国建交60周年。1月4日至5日,中国外交部副部长张明访问埃及。张明访问时表示,当前中方提出的“一带一路”倡议与埃及苏伊士运河走廊开发、新行政首都建设蓝图具有许多契合点,双方应加强战略对接,推动双方在基础设施建设和产能合作领域的一系列大型项目的合作尽早取得实质性进展。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副院长李绍先向21世纪经济报道指出,从地缘政治角度讲,埃及既是亚、非之间的陆地交通要冲,也是大西洋与印度洋之间海上航线的捷径,战略位置十分重要。另外,它是中东大国、阿拉伯大国、非洲大国、地中海大国、伊斯兰大国,对周边地区有重要的影响力,历来就是大国争相拉拢的对象。

埃及是第一个与新中国建交的阿拉伯国家和非洲国家。“建交60年来,中国始终很重视埃及,10年前,中国给非洲的援助一半给了埃及。”李绍先说,“埃及现在亟需发展经济,会非常希望能够跟中方签署‘大单’。”

经济发展成埃及首要诉求

1月10日,埃及迎来了三年多以来的首次议会会议,并选举出了新一届议长。这是塞西上台后制定的“政治路线图”的最后一步,即议会选举。此前,埃及已经完成了新宪法公投和总统选举。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洪磊1月12日在例行记者会上表示,埃及新议会选举产生新议长,标志着埃及政治过渡进程顺利完成,中方对此表示欢迎和祝贺。

“2014年,我在塞西上任后去过埃及两次。我的感觉是,塞西当选总统是符合民众求稳的愿望的,当地的社会秩序正在逐步恢复。”中国前驻埃及大使吴思科此前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采访时指出,埃及逐步走向稳定和治理的大趋势是“不会变了”。

然而,埃及经济停滞甚至倒退却是更大的难题。自2011年埃及政局发生动荡以来,外国投资撤出、游客锐减,国家经济受到严重打击,失业率一直在13%左右居高不下。

对此,塞西在2014年又出台了一套“开源节流”的“经济发展路线图”。一方面,他提出要大幅削减能源补贴,减少财政赤字,另一方面,他计划修建新的行政首都、扩建苏伊士运河、推动苏伊士运河经济区发展,希望大型工程能够提振经济、增加就业、改善民生。

“埃及在多年的动乱之后百废待兴,在能源、交通、工业、服务业等很多领域都有庞大的需求,而中国的企业在这些方面具有技术和资金优势,并且可以享受到‘走出去’战略的政策支持。目前正是两国进一步发展双边关系的契机。”吴思科说道。

举例来说,在基础设施方面,埃及计划投资47.6亿美元建设全长3400公里的国家公路网,投资200亿美元建造多条铁路线路等。但埃及经济多年来停滞不前,交通部所能获得的预算还不及所需的十分之一。因此,中国公司的参与将为埃及政府“雪中送炭”。

扎德拉向本报透露,在2014年12月塞西访华期间,中埃签署了建设8亿美元铁路项目的备忘录。在第一阶段,将建设从开罗卫星城Ain Shams到东部省Belbais的轻轨线路,这条线路将通过规划中的新行政首都,总长67.846公里,有12个车站。埃及交通部与中国公司(中铁二院/中航国际)正在讨论最终协议。

从新苏伊士运河看埃及的“大手笔”

总造价85亿美元的新苏伊士运河项目在埃及大工程中具有旗舰地位。

该项目在2014年8月开工,长约72公里,原本需要3年时间,但塞西硬是将工期缩短至11个月。施工项目包括35公里新开凿河道和37公里原有河道的拓宽和加深。

值得一提的是,在这个项目中,塞西明确拒绝外国资本,要求这个工程在创意、立项、规划、融资和挖掘各方面都由埃及人自己完成。该项目通过发债的形式,在短短一周时间内就募集到了65亿美元,在埃及引发了不小的轰动。

吴思科认为,经历过多年动荡,埃及亟需通过一个大型“国家工程”点燃民众对建设国家的热情。回顾历史,老苏伊士运河的建设付出了几千人生命的代价,却在开通之后被英法两国控制了长达十年的时间,直到1956年7月被收归国有。可以说,这条运河牵动着埃及人反殖民主义斗争的记忆。

“塞西用它来赢得民众的支持,是很妙的一步棋。”吴思科评价道。

除了要赢得民心、稳固政权,塞西还要用这个工程向外界展示充满活力的埃及,为接下来的发展铺平道路。2015年8月,塞西为新苏伊士运河举行了盛大的通航仪式,邀请120多个国家的代表出席,其中包括29位国家领导人。

埃及政府期待扩建后的运河到2023年可以带来132亿美元收入,比2014年的53亿美元增加1.5倍。接下来,埃及政府将沿苏伊士运河打造“苏伊士运河走廊经济带”,包括修建公路、机场、港口等基础设施,以及多个高科技工程项目。埃及政府预计,全部建成后每年将为埃及带来1000亿美元收入。

然而,新苏伊士运河的经济表现却不如人意。2015年运河全年收入为51.75亿美元,同比下降5.3%。通航当月,运河收入为4.621亿美元,比7月小幅增长5.6%,但之后基本上是一路下滑:9月4.488亿美元、10月4.492亿美元、11月4.084亿美元、12月4.455亿美元。

对此,苏伊士运河管理局负责人Mohab Mamish的解释是,由于采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特别货币提款权机制来计算,主要货币相对美元贬值导致运河收入缩水。他强调,实际上,全年通航船只数量“显著增加”,从17148只增长到17483只,负载量也从96270万净吨增加到99870万净吨。

但他没有说明的是,苏伊士运河通航量是否受到了全球贸易疲软的冲击。与2014年日均通航量47只相比,2015年的数字为48只,几乎没有变化,而运河扩建后的目标是要在2023年增加到97只。实际上,就算是金融危机之前的高峰时期,日均通航数也仅有59只。

埃及经济复苏之路漫漫

据世界银行1月7日预测,埃及去年的经济增长为3.8%,低于前一年的4.2%。这比世行去年6月对埃及经济增长的预测低了0.7%,主要原因是旅游业受到10月俄罗斯客机事件的冲击。

目前,埃及经济面临的最大困境是外汇储备紧缺。据埃及央行统计,2015年12月底,埃及的净外汇储备仅为164.45亿美元。世行预测,埃及将启动新一轮货币贬值手段来增加外汇储备。但这样的货币政策将进一步拉高已处在高位的通货膨胀率。

不过,世行预测,在投资的驱动下,明年埃及经济增长将加快。截至2015年6月的上一财年,净外国直接投资已经恢复到64亿美元,是埃及发生动荡以来的最高纪录,但仍然比100亿美元的目标要少。

 

 

2015年3月,埃及政府在西奈半岛南部城市沙姆沙伊赫举办埃及经济发展大会,发布了包括改善财政、推动经济增长、吸引外国投资等在内的“四年发展和投资规划”。塞西在大会上宣布,计划未来四年为埃及吸引到600亿美元的直接投资和贷款。大会取得的成功远超预期,签署了超过920亿美元的投资框架协议或谅解备忘录。

在埃及前总统穆尔西被赶下台后,沙特、科威特和阿联酋一直对塞西表示支持。在埃及经济发展大会上,沙特、科威特、阿联酋和阿曼重申将会履行给予埃及125亿美元经济援助的承诺。上个月,沙特公共投资基金表示要为埃及的住房、能源和旅游行业投资80亿美元。

不过,世行表示,塞西上台以来的财政改革还有加速的空间,因为“第二轮削减能源补贴和征收附加值税的计划出现了停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