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经济政策 >

哈萨克斯坦的一体化和经济政策调整

时间:2015-11-21 11:15 类别:经济政策 GDP:

(前言:近日,哈萨克斯坦“图兰”大学校长、经济学博士拉赫曼.阿尔沙诺夫在哈“真理报”上发表题为“哈萨克斯坦的一体化和经济政策调整”的署名文章,对哈一体化和经济政策调整等情况进行了论述。现将文章主要观点整理报回,供参考。)
    近一段时期以来,世界经济发生了许多重大事件和呈现出进一步复杂化的趋势。各类预测难以令人信服。在此背景下,哈不得不根据变化情况对经济发展方向和计划做出一系列调整。
    一、哈可在宽广的世界经济海域中自由航行。
    所有事件几乎在同一时间爆发,加入欧亚经济联盟和世贸组织成为哈在全球复杂经济形势,尤其是邻国出现危机的背景下应对不利局面的重要手段。纳扎尔巴耶夫总统宣布有必要实施新经济政策,并在历史上首次推行坚戈汇率自由浮动制。

哈萨克斯坦的一体化和经济政策调整

哈萨克斯坦的一体化和经济政策调整

    专家们认为,中国GDP增速低于7%成为全球经济受到威胁的信号。2015年,预计全球经济增速为3.5%,同比增长0.1%,经济总量82万亿美元,全球贸易额超过21万亿美元。国际经济的三驾马车—欧盟、美国和中国仍沿着统一的轨道行驶。国际经济正在被传染。目前,更能影响全球经济的是外部市场环境,国际贸易能够直接左右国际经济的发展情况。据统计,近四分之一的商品通过跨界贸易进行交易。因此,由于当前国际经济和贸易规模不断扩大,任何领域的一点“过剩”都会显得十分敏感,将引起恐慌和小型危机,使得交换价格与需求价格不符。而重置这一平衡的唯一途径就是经历危机。本地、区域和全球性危机逐渐升级和已常态化,加剧着经济体之间的相互竞争。对各国开放国内市场和消除壁垒的要求更加迫切。在各国消除壁垒的同时,也不断出现各种可能的隐性保护措施,巧借各种名目进行制裁和禁运,从而保护国内生产。各国已疲于“承认”经济一体化和“自私”地发展国内产业之间的斗争。因此,虽然全球经济在竞争的背景下不断发展,但在国家经济和全球行业经济之间的平衡十分脆弱且不稳定,其原因在于,市场竞争永远伴随着商品和服务的过剩生产。在理想需求量和预期消费量之间的竞争就像“拔河”或是在钢丝上行走一样。
    全球性的结构调整是造成当前经济局面的主要因素。相关调整会将各国进行不均匀分类,尤其是不符合技术和经济规律。很容易让人联想起美国经济大萧条、苏联加速工业化等事件。虽然世界不会重复此类极端事件,但本质上却有类似之处。在国际市场上,各国像“相扑”一样极力要把对手推出界限,而其他方面的关联性又使得任何一方都难以退出舞台。各国都希望在抓住竞争者的“绳子”,在扩大自身“领地”的同时,争先登顶。虽然各国的私欲在个别领域难以得到满足,但全球化趋势迫使各国共同寻找走出危机的出路。危险性、实用主义、问题领域的本地化处理等成为出路的第一步,不过最主要的仍然是保持国内经济稳定。单独环节越坚固,整体链条的相互作用越紧密,薄弱环节和链接环节的压力就会越小。在当前背景下,任何国家都不能单独生存,在全球化大背景下,一体化正在全球化框架内有条不紊地进行。这一进程同样伴随着保护主义和开放两大主题。保护主义永远不会消失,它也将随着时间的推移进行现代化、适应新环境等。总体上,国际经济正朝着开放和多元化的方向发展,开放和合作形式变得更加多样,如世贸组织、自贸区、关税同盟、经济联盟等。各国在发展经济的同时,也在致力于专业化发展。在选择更为专业化的优先发展过程中,科技、新技术产品产生着突破性进展。
    世界经济是一场艰难的马拉松,疲惫的人们已不愿再相互追赶。各国在国际市场上进行竞争的同时,主要经济体仍保持着自己在国际市场上的地位。欧盟以18.7万亿美元的GDP总量排在全球各经济体之首。美国GDP总量在全球227个国家和地区中独占鳌头,根据美联储预测,2015年美国GDP将达18万亿美元。随着中国经济增速放缓,美国再次成为带动全球经济发展的最主要力量。2015年预计中国GDP将达11.02万亿美元。美联储预测,今年欧盟和日本GDP增速约为1%,发达国家GDP增速在2%左右,而发展中国家经济增速将低于发达国家。金砖国家中,2015年中国经济增速将降至6.7%,巴西0.7%,而俄罗斯将为-4%。这将成为全球经济不稳定的主要原因,发达国家也将借此机会重夺在全球经济中的主导地位,成为新一轮经济增长的推动器。在此背景下,美国会发挥其一切优势来巩固在国际上的地位。据统计,2014年美国对外贸易历史性地达到4.03万亿美元,其中,进口2.41万亿美元,出口1.62万亿美元,主要贸易伙伴为亚太经合组织成员国,占64%,欧盟占17%,加拿大、中国、墨西哥等。同时,美国经济仍保持着良好的发展势头,就业率和劳动生产率稳步提高,未来制约美国经济发展的主要因素将集中在高负债率、贸易逆差过大和收入两极化等方面。

 哈萨克斯坦的一体化和经济政策调整

    欧盟地区经济已基本稳定,近三年经济增长速度已呈上升趋势。解决希腊问题对于欧盟而言是两害取其轻的问题,毕竟希腊经济总量仅占欧盟的1.4%,最终将成为政治和原则之间的选择。除希腊问题外,欧盟仍然面临着两难的问题:居民福利水平日益增长的背景下如何缩减社会开支和如何新一轮提升生产竞争力,支持经济的高速发展。2015年欧盟对外贸易的进出口两端均将保持良好的发展势头,主要贸易伙伴和竞争对手是中、美两国。2014年欧盟与美国贸易6850亿美元,与中国贸易6150亿美元,与俄罗斯贸易额降至3800亿美元。在与美国的贸易中保持了出超的位置,贸易顺差1410亿美元(出口4130亿美元,进口2720亿美元);向中国出口2445亿美元,从中国进口3709亿美元,贸易逆差1266亿美元;向俄罗斯出口1180亿美元,从俄罗斯进口2620亿美元。对美国来说,担心的是与欧盟的贸易逆差由2013年的1254亿美元增至2014年的1410亿美元,而令欧盟同样忧虑的是欧元对美元汇率的问题。欧盟是哈最大的贸易伙伴,欧盟与哈贸易占哈对外贸易的43.9%,2014年双边贸易530.9亿美元。2015年,双边贸易将随着国际原料价格下降而缩水。

哈萨克斯坦的一体化和经济政策调整

哈萨克斯坦的一体化和经济政策调整

    由于国内发展出现问题,中国正在试图通过拉动内需和扩大出口来保持经济高速增长。而近年来工业的飞速发展导致国内很多行业产能过剩和生产失衡,过多的大型国家工业发展规划和向新经济模式转型同样为社会经济埋下了隐患。对哈而言,中国是哈最大的贸易伙伴国,2014年双边贸易220亿美元,中国经济增速放缓必将会影响到与哈的贸易发展。2013年中国经济增速为7.7%,2014年为7.4%,预测2015年为6.8%,2016年为6.3%。中国经济正在进行体制性改革,商品生产方式将由广泛性生产转型为高技术型生产。新模式也在推动高技术产品出口和减少原材料进口的过程中逐步体现。中国将经济增速放缓称为“新常态”,暗指不在一味追求经济增长速度,而是实现经济高质量增长。专家们在解释“调整平衡”、“新常态”和众多领域产能过剩时,同时也注意到,近20年来中国已完成产业链的现代化,接下来将开始重置国内工业装备,实现多元化和结构改革的时代。相关调整需要在未来中期内解决中国很多领域失衡和过剩生产的问题。但由于惯性原因,很多已投入的项目需要更大的力量才能终止。转变经济增长方式是个痛苦的过程,实现平稳的向新经济模式转型,在需要进行大量投资的同时,也需要社会承担一定的压力和风险。中国决定进行经济转型受到全世界的广泛关注。几乎全球每个国家都在与中国进行合作,中国经济的任一震荡都会对他国经济造成影响。近两年中国经济增速的放缓已让很多原料出口国备受压力,国际原料商品价格也随之下降。中国每年铁矿石需求量占全球总需求量的55%,镍—44%,铝—50%,铜超过40%。以铜为例,近4年铜价下降了40%,镍价下降了55%,而铁矿石价格下降了2倍。2011年,国际铜价为10000美元/吨,到2015年8月已跌至6474美元/吨,部分时期价格甚至达到5000美元/吨。类似情况还发生在黄金上,2011年黄金价格为1500美元/盎司,2015年跌至1197美元/盎司。
    值得注意的是,国际市场仍保持着对原料的需求量,中国对原料的需求量短期内不会下降过快。但国际原料价格已回到2009年的水平,价格弧线形变化已完成,符合某些经济周期的规律。对于能源开采国而言,由于国际需求造成的周期性压力是困难的,但绝非是最关键的。可以说,这种压力会造成相关国家财政收入下降,但不会带来破坏性的打击。实际上,能源国家应通过提高生产率和技术等方面来“弥补”原料价格波动给国家造成的损失。由于中国外贸增速下滑,各方对2015年中国经济预测仍持消极态度。据统计,2015年前7个月,中国对外贸易2.19万亿美元,同比下降了7.3%,其中,出口1.24万亿美元,下降0.9%,进口9470亿美元,下降14.6%,成为近20年来人民币首次出现4%的贬值主要成因之一。在人民币贬值的背景下,7月份和8月份,中国政府从外汇储备中拿出1060亿美元和939亿美元救市。从2014年6月至2015年8月中国外汇储备由3.99万亿美元降至3.56万亿美元,减少了430亿美元。据预测,中国政府将继续动用外汇支持人民币汇率。目前,美国国家债务为12.3万亿美元,截至2015年6月,中国持有美国外债1.271万亿美元,日本持债1.97万亿美元。中国采取的相关措施引起了全球的不安,尤其是中国的主要贸易伙伴,如美国、澳大利亚、韩国等。据统计,中国与俄罗斯的贸易下降了28.9%,其中中国对俄罗斯出口179.9亿美元,下降36.1%,中国自俄罗斯进口197亿美元,下降了20.7%。不过,专家们认为,中国和印度的经济发展速度仍将位居全球主要经济体的前列。
    在国际石油市场出现了奇怪现象,石油需求量和消费量仍在上涨。2015年中国石油进口量为980万桶/天(5.5亿吨/年),基本相当于沙特和俄罗斯两国的石油产量。印度原油需求量和进口量增速为3.8%,远超中国的0.6%,预计2015年印度石油进口量将达1.92亿吨。在竞争愈演愈烈的情况下,国际消费者不会增加石油的需求。对他们而言,价格的“春天”已经到来,而目前仅有的问题是生产过剩。同时,对于国家石油生产国来说,包括欧佩克国家在内,仍没有在统一油价政策上达成一致,尤其在取消对伊朗制裁之后显得更加激烈。2015年欧佩克国家将石油开采量提高至3150万桶/天,高于此前设定的3000万桶/天的配额水平。伊朗急于夺回自己在石油市场的地位,必将会增加开采和出口。目前,伊朗石油出口量为100万桶/天,油罐中存有近3000万桶石油。因此,有人预测,由于伊朗加大石油出口,油价可能会跌至10美元/桶。石油开采成本较低的国家将借机巩固自己在国际石油市场的位置和份额。目前,石油价格维持在45-50美元/桶,但无论沙特还是伊朗都不希望油价过低。每年沙特近92%的财政收入与石油有关,较低的石油开采成本(5-7美元/桶)和大量出口成为此类国家立足于国际石油市场的支柱。近期在石油开采国之间也出现类似声音,低油价迫使他们在困难中寻求妥协。唯一的任务是,油价停止下跌,如果出现增长,幅度不宜过大。各方都需要一个较为合理的油价,但没人知道“黄金分割点”在何处,2016年需要进行谈判对此问题进行梳理。

哈萨克斯坦的一体化和经济政策调整

    对哈而言,最能影响国内经济发展的两大因素是国际市场原材料价格和俄罗斯经济形势。从目前来看,俄罗斯经济仍然十分复杂,石油、原料价格下跌和制裁措施严重阻碍了俄经济发展,尚未出现好转迹象。油价和卢布汇率的暴跌使得俄国内工业生产、内需、居民收入均出现大幅下降。2015年上半年,俄对外贸易2759亿美元,同比下降33%。其中,出口1825亿美元,同比下降28.5%,进口934亿美元,同比下降38.6%。与中国的贸易下降了28.7%,自哈进口下降了26.9%,对哈出口—17.5%,与乌克兰的贸易直线下降。2011年,俄乌两国贸易达到历史最好水平,为506亿美元,2014年缩减至279亿美元,2015年1-5月仅为60亿美元,同比下降100%。俄乌两国贸易的减少也被看作是乌克兰对克里米亚和顿巴斯事件的回应,但损失是双方的。不过,经济是政治的延续,受苦的只是普通民众。在此背景下,俄采用了集约性手段,在大力推动与中、印、土、伊朗、埃及等国双边贸易的同时,加大力度发展国内经济,包括农业、食品业、化工业、造船业、军事、原子能、冶金业、矿山开采业、林业、木材加工业等优势行业。卢布贬值在增加出口商卢布收入的同时,也直接拉高了俄产商品的价格竞争力。以小麦为例,预计今年俄出口小麦量2300万吨,会直接威胁到美国在埃及、尼日利亚、墨西哥等国粮食市场上的地位。

哈萨克斯坦的一体化和经济政策调整

    二、哈有能力应对外部环境的影响。
    2015年哈结束了长达19年的入世谈判,成功加入了世贸组织。加入世贸组织标志着各国在哈独立后对其的再一次认可。目前,哈已与139个国家建立了外交关系,与国际主要经济、金融和政治组织积极开展合作,如国际基金组织、亚开行、欧开行、世行、伊斯兰开发银行等,同时,哈也是联合国成员国、独联体国家、欧亚经济联盟成员国、上合组织成员国、伊斯兰合作组织等国际组织成员国。目前,哈已成为中亚地区贸易和经济发展的领跑者,同时也是确保全球粮食安全的中坚力量,每年对外出口粮食700-1100万吨,出口面粉超过200万吨。尽管哈在国际事务中的地位变得愈加重要,但近几年在哈国内也出现了很多质疑,如,国家经济是否能够稳定发展,如何进行国有资产私有化,原料开采量是否过大,当代人应为子孙后代留下什么等。
哈萨克斯坦的一体化和经济政策调整

    哈制定和采用了一系列措施来巩固和确保国家经济稳定发展,覆盖了公共和个人,从宏观到微观推动实施了经济发展多元化和工业创新发展等国家规划。通过上述规划的顺利实施,哈有效地改善了GDP结构,其中,服务业产值占GDP的比重由2010年的51.7%增至2014年的55.5%,产值由11.3万亿坚戈增至21.55万亿坚戈。商品产值比重由2010年的45.1%降至2014年的38.2%,产值由9.9万亿坚戈增至14.7万亿坚戈。尽管高科技领域的服务业产值仍不高,但整体服务业的强势发展必将会进一步改善GDP结构,实现服务业引导国家经济发展的模式。在行业方面,除贸易占GDP的份额由2010年的13%增至2014年的16.2%外,其他行业的份额均有所下降,如农业、工业、建筑业等。相比而言,保险、社会服务、国家管理、国防等领域稳步发展。工业作为国家经济发展的基础和支柱,2014年哈工业产值18.4万亿坚戈,较2010年增长了50%。主要生产的商品为石油,9.3万亿坚戈,其他还包括,冶金产品1.9万亿坚戈,发电、配电、供气、供水1.2万亿坚戈,食品生产1.04万亿坚戈,矿石开采8820亿坚戈,机械制造8689亿坚戈,石油化工和化工产品7487亿坚戈。在食品工业中,2014年牛羊肉和动物内脏产量21.69万吨,禽肉13.12万吨,罐头、成品肉5.98万吨,香肠4.24万吨,加工牛奶46.63万吨,奶油1.57万吨,奶酪和奶渣2.19万吨。生产大米15.57万吨,通心粉15.06万吨,沙拉酱、酱料5.52万吨,番茄酱8000吨,碘盐11.16万吨。生产酒精类饮品、矿泉水5242万升,非酒精类饮品1.19亿升。在轻工业中,2014年生产女袜11.24万双,针织衫、套头衫9.72万件,帽子、头套110万个,皮草、牛皮夹克产量增长了346%,羊皮衣产量增长了707%,皮毛一体增长了343%。在化工方面,2014年生产焦炭270万吨,沥青13万吨,氧化铬、磷10万吨,化肥37.7万吨,防腐剂2.35万吨(同比增长了10倍),颜料、涂料6.79万吨,药品600吨,塑料管11.3万吨。在建材方面,2014年生产瓷砖、耐火材料87.95万个,水泥熟料590万吨,硅盐酸砖130万个,瓦片350万个,混凝土产品1700万吨,矿渣面、石料6.03万吨。在冶金方面,2014年生产铁合金135万吨,金属条23.56万吨,银981吨,黄金49.2吨,金属件10.29万吨,锅炉3400个。在交通工具和组件方面,2014年生产轻型汽车37200辆,卡车2600辆,拖拉机1200辆,货车车厢1636个,电瓶产值123亿坚戈,车灯48.9万个。

   工业在经济领域中处于领先地位,2014年商品和服务产值18.4万亿坚戈,而2010年为12.1万亿。2014年的生产主要集中在石油(9.3万亿坚戈),冶金(1.9万亿坚戈),发电、配电和供气供水(1.2万亿坚戈),食品(1.04万亿坚戈),金属矿开采(8820亿坚戈),机械制造(8689亿坚戈)和石油化工和化学工业(7487亿坚戈)。非石油部分已经占国内生产总值的半壁江山。2010-2014年间,100多种商品和服务中72种有所增长,其中44种增长稳定,28种增长还没有恢复到以前的水平,24种产量有所下降。在经济多元化中,食品、化工和机械制造业,尤其是运输业的作用尤为突出。信息通信领域,互联网和移动通讯继续增长驱动。在农业领域,增长保持领先地位的是植物油、瓜类和玉米生产。交通领域,主要的运输方式是汽运。采矿业领域天然气产量增加到432亿立方米,铬矿及其精矿、铜精矿、石灰石、石膏、白奎和白云石、天然气、砾石、重晶石和盐产量也有所增加。在肉类加工领域,肉类及其副产品产量增加到216900吨,牛羊肉和禽肉增长140%到131200吨,肉类罐头及制成品增长到5.98万吨,香肠4.24万吨。在油脂领域,植物油产量增加到32.95万吨,人造黄油5.79万吨。在奶制品领域,加工奶产量增加到46.63万吨,黄油1.57万吨,奶酪和奶渣2.19万吨。在粮食加工领域,半加工米产量增加到15.77万吨,通心粉15.06万吨,蛋黄酱和酱料5.52万吨,番茄酱8000吨,增长177%,加碘食盐11.16万吨。饲料产量68.52万吨,增长172%。饮料生产稳定增长,白兰地、葡萄酒和矿泉水5.242万升,软饮料11.984亿升,增长168%。轻工业中稳定增长的有,床上用品增长155%,地毯、袜子和半筒袜11.24万双,增长12倍,针织毛衫和套头衫9.72万件,帽子和头饰110万件,皮草和牛皮革短大衣增长346%,牛皮革增长707%,皮毛一体大衣343%。在纸浆和造纸行业,产量增长的有卫生纸、练习本。在化工业中,焦炭产量270万吨,石油焦炭和沥青13万吨,三氧化二铬、磷产量10.01万吨,矿物肥料37.7万吨,增长185%,农药2.35万吨,增长9倍,涂料、油漆6.79万吨,增长175%,药品6000吨,塑料管11.3万吨,建筑塑胶3.07万吨。在建材生产领域,陶瓷砖、耐火材料产量87.95万吨,水泥熟料590万吨,硅酸盐砖130万吨,瓷砖350万块,混凝土、预拌混凝土170万吨,加工石材、矿渣棉6.03万吨。在交通工具制造业领域,轿车生产3.72万辆,货车2600辆,拖拉机1200量。铁路货运车厢1636辆,增长444%。在能源领域,发电量增长到946亿千瓦/时。在建筑领域,建筑工程量2.6万亿坚戈。汽车货运量32亿吨。运送旅客2490万人,其中2150万是通过汽车运输。2014年汽车运输收入7780亿坚戈。管道运输量2.211亿吨,收入6207亿坚戈。航空运输收入1744亿坚戈。服务收入6734亿坚戈,增加1930亿坚戈。本地服务516亿坚戈,有线网络209亿坚戈,互联网1690亿坚戈,移动收入2862亿坚戈。移动用户2800万,互联网用户209.52万。增长最快的是互联网服务,258%,有线网络-215%,本地服务-148%,移动通信服务-09%。市场已经接近饱和。在业领域继续改变产品结构,蔬菜总产量已经达到346.99万吨,土豆341.05万吨,大麦241.18万吨,瓜类192.8万吨,油脂154.76万吨,玉米66.4万吨,葡萄7.03万吨。增长最快的是油脂199%,瓜类172%,玉米143%和葡萄124%。
    但是,由于市场的波动,2010-2014年,28个行业的生产表现不稳定。在农业领域增长最不稳定的是小麦、大米、燕麦、荞麦、黍子、棉花和羊毛的产量。在采掘业中最不稳定的是煤、精煤、凝析油、铁矿石、铜矿石、铜锌矿、铅矿、磷矿石和石棉的开采量。食品业增长不稳定的是面粉、食糖、巧克力、精制茶和咖啡,没有实现增长的是啤酒和香烟。轻工业中增长不稳定的是布匹,生产还没有恢复到原先水平的的有袜子、男女式外套,但针织衫除外。在农业领域,生产没有恢复或者不稳定是受自然气候条件所致,采矿业领域则是受国际市场形势变化的影响,食品业是由于国内外竞争的加剧。采矿业产量下降的有铝矿(铝土矿)、锌精矿和锰矿。农业领域,近年来烟草产量下降,下降最厉害的是甜菜糖,从15.2万吨下降到了2.39万吨。食品业中下降的有动物油脂、新鲜和加工鱼、蔬菜汁和果汁、罐头蔬菜和水果、伏特加酒和面包。轻工业中,下降的有纺织品、普梳棉和精梳棉、羊毛线、棉纤、毛毡、毡鞋、细毛毡、外套、针织衫、外套、短皮草大衣、裘皮和鞋。森林和木材加工业里,产量减少的有木材、窗口、木门、木结构建筑和纸张。产品下降的原因主要为,一是国际市场波动影响到了采矿业;二是相对饱和的市场和需求结构改变,主要指面包和毡鞋;三是本国产品在国内外都不具备竞争力,主要是指某些农产品、食品和轻工产品,特别是棉纺织行业产品。
    三、消除不利因素,力争实现发展。
    由于在开放的经济空间中受外部负面因素的影响,2015年哈的危机致使诸多指标严重下降。坚戈实行自由浮动可在一定程度上缓解影响。显然,面对外部冲击,原材料经济结构显得非常脆弱。业已出台的优化预算、调整纲要和石油预期等均属于短期性质的策略,最主要的还是经济结构要逐步转型的政策。哈正在继续推行的多元化和工业化应快速进行,首先打造完整的经济体系。国内仍需要做大量工作来提高自给自足水平。农业部门近几年内需要将牛奶、蔬菜、水果和肉类的自给自足率提高到90-100%。需要加强农业领域有巨大需求潜力的产品的加工和生产。现在已制定了解决这些问题的方案并取得了良好的成效,植物油、肉类、家禽、肉产品、酸奶、蛋黄酱、调味汁等产品生产增长良好,同时,炼乳、牛肉、黄油、麦芽、人造奶油、奶酪、淀粉、酵母、果酱、果汁和鸡蛋的产量仍然不足。农业领域有强大的出口潜力,但是出口必须基于自己的出口能力,而且要明白世界粮食需求的实际变化。需要认真分析外部需求的变化。需要成立与纳扎尔巴耶夫大学同水平的研究中心和高等农业学校。
    在有潜力的出口市场中,一类市场包括中亚、中国、伊朗、阿富汗、俄罗斯和欧盟,二类市场包括阿塞拜疆、土耳其、乌克兰和蒙古,三类市场是包括约旦和埃及的其他国家。在这种情况下,需要最大地限度地考虑这些国家现在和未来的消费需求和哈的出口能力。哈农业出口潜力集中在小麦和面粉上,与此同时,中国对于油料作物的需求在不断增长,大豆进口量长期超过2000-2500万吨/年,达到4200万吨/年。哈有继续扩大生产和出口的可能性,阿拉木图州、东哈州、江布尔州可能成为向中国市场出口大豆的主要地区。伊朗现在正大力发展畜牧业,对饲料和各类油粕、油饼、麸皮的需求日益增长,哈能够满足伊朗对这些产品的需求。对农产品进口的分析表明,农产品有可能实行进口替代。哈南部有条件栽培早熟蔬菜,这就需要减少粮食种植面积,增加蔬菜产量。这是因为哈南部的棉花种植是苏联时期为了实行“棉花自主”而实行的,也就是说是出于政治动机,经济上可行的基础是计划经济和对俄罗斯纺织厂的稳定销售。需要指出的是,哈棉花质量与其他中亚国家相比要差,这一点在苏联统一市场解体之后更为明显。哈目前的棉花出口收入为7900万美元。同时,进口早熟蔬菜却需要花费2.24亿美元。在地区水资源日益缺少的条件下,棉花作为对水需求量大的农作物,有可能面临浇水不足的问题。另一方面,发展棉花业的努力会由于优质棉不足而无法产生预期的效果。因此,有足够的理由将用于种植棉花的土地改为生产蔬菜、瓜果和油类作物。甜菜的生产情况类似。国内一些地方甜菜产量较高,但明显的是与蔗糖进口原材料相比没有竞争力。哈国生产甜菜糖的工厂主要位于南部,目前大约90%的蔗糖原料来自巴西,经济上不划算。应该根据西部和北部地区的消费量在乌拉尔斯克、阿克套、阿克托别、扎瑙津、克孜勒奥尔达等地方建立至少1-2座糖厂。上述城市接近蔗糖运输路线(每年49万吨),但蔗糖从北部运输到南部糖厂往返的成本太高,而且每年会导致300-500万吨的损耗。在酿酒业中,阿拉木图州培育出了优良的葡萄品种,Arbawein公司已能生产高品质的葡萄酒,这表明,酿酒业有可能实现复苏,打造葡萄种植-酿酒-销售的全产业。在育种业,目前巴依谢尔克农业公司专门生产种子,成本低经济效益高。这家公司大部分创新技术已达到世界最高水平,可以实现进口替代。例如,2014年哈从荷兰进口马铃薯种子的价格是1380美元/吨,从德国进口的价格是1068美元/吨,从俄罗斯进口的价格是858美元/吨,但土豆的出口价格仅为118美元/吨。小麦、大麦、水稻和大豆等面临同样的情况。进口1吨意大利小麦种子823美元,但出口价格仅为228美元/吨,德国大麦种子2903美元/吨,但哈大麦出口价格为200美元/吨。
    房屋、道路、建筑工业是经济增长的驱动力之一。哈建筑业相对较为完整,可以生产砖、水泥、混凝土、钢筋等多种产品。有必要支持建筑业的创新,住房、租赁住房、按揭建设和拆除破旧房屋都是完善市场链条的好办法。房地产业务增长匀速,每名员工的收益率都很高。发展最快的地方包括阿斯塔纳、奇姆肯特、阿克托别、阿拉木图、阿克套和卡拉干达,这些地方的房地产可以长期刺激经济发展,在危机年份发展房地产可以拉动其他行业的发展,提高就业率。交通业具有战略意义。随着“光明大道”计划的实施,交通业发展获得新的动力,交通工具制造业发展迅速,已成为国民经济的增长动力。通信业增长的领头羊是互联网、移动通讯和有线电视。考虑到地理因素和人口密度较低,加快覆盖卫星通信在内的各种通信方式有很大的经济和社会意义。金属制品和金属结构生产大有前途,铝业集群和电缆电线行业很有前景。在化工行业,2015年阿特劳炼厂生产13.3万吨苯和49.6万吨二甲苯,卡拉套生产1.2万吨氰化钠,而且化工业还有进一步增加产量和开发更复杂产品的潜力。

   

哈萨克斯坦的一体化和经济政策调整

 哈萨克斯坦的一体化和经济政策调整

    2014年哈对外贸易1207亿美元,其中出口795亿美元,进口413亿美元。GDP增速受出口减少的影响而下降。出口占GDP比重下降到38%,接近20%的世界平均水平。出口商品结构发生了一些变化,其中石油(68%)、铜矿、信、硫、工业气、铅、锌矿石、铁矿半成品、大麦和亚麻比重增长,其余产品的比重出现下降,主要是出口值的下降。下降主要发生在2010年、2011年和2012年,这段时间内,中国经济增速和对原材料的需求增速有所放缓,2015年这些指标下降了30-40%,哈对外贸易下跌到2007年的水平。2014年制成品出口增长。出口中值得注意的有鱼柳(6670万美元)、电话(6380万美元)、矿物肥料(6260万美元)、石膏制品(5960万美元)、聚合物(5170万美元)、矿泉水(4360万美元)、巧克力(4200万美元)、船只(4170万美元)、阀门(4130万美元)、电池(4090万美元)、轴承钢(3940万美元)、葵花籽油(3860万美元)、铜(2830万美元)、铝(980万美元)、油饼和油粕(3710万美元)、糖果(2930万美元)、麦芽提取物(2560万美元)、机车(2340万美元)、变压器(2160万美元)、轿车(2040万美元)、泵和珠宝(1.919亿万美元)、起重机灯塔和浮标(1810万美元)、点心(1760万美元)、牛奶(1680万美元)、通心粉(1620万美元)、药物(1490万美元)、麸皮(1400万美元)、肉类(1350万美元)、鞣革(1190万美元)、车厢(990万美元)等。需要继续提高深加工制品的出口份额。面粉(43%)和通心粉(4.8%)出口比重与小麦相比有所增加。例如,2014年每吨小麦的出口价格为228美元,面粉304美元,谷物396美元、通心粉789美元,点心2388美元,牛奶803美元,炼乳1492美元,奶酪和干酪3397美元,黄油4884美元。深加工产品的出口可以带来直接利益,以皮革产品为例,2014年每吨生牛皮的出口价格为186美元,鞣牛皮革642美元,而深加工的鞣革皮价格增加了90倍,达到16786美元。更为显著的变化是农作物出口结构的变化。出口价格与产量的差异很大。2014年小麦出口价格为228美元/吨,大麦200美元/吨,玉米265美元/吨,葵花籽354美元/吨,大米411美元/吨,油菜籽465美元/吨,亚麻籽495美元/吨,大豆541美元/吨。2014年小麦产量为10.9公担/公顷,大麦12.6公担/公顷,大米39.6公担/公顷,玉米40.0公担/公顷,葵花籽7.4公担/公顷,油菜籽9.9公担/公顷,大豆18.7公担/公顷,亚麻9.1公担/公顷。这些数据表明,农民需要克服惰性,更快开发高盈利作物满足国外市场日益增加的需求。
    2015年对外贸易出现下滑表明,出口商和进口商都要适应新环境。国际市场将继续维持对哈产品的需求。原则上,货币贬值和汇率浮动将会对出口和进口替代计划产生积极影响。2012-2014年,由于企业数量增加或是增产,20种农业产品的进口量减少了3.175亿美元,约合587亿坚戈。进口下降最多的是鸡肉,减少了4300万美元,木材4060万美元,啤酒3550万美元,面包点心2000万美元,葵花籽1850万美元,果蔬汁1810万美元,牛肉1800万美元,果脯1300万美元,葵花籽油1270万美元,猪肉1150万美元。进口显著减少的还有香肠、糖果、动物油脂、酸奶、冰激凌、矿泉水、酱汁和鸡蛋等。 

哈萨克斯坦的一体化和经济政策调整

哈萨克斯坦的一体化和经济政策调整

哈萨克斯坦的一体化和经济政策调整

     四、实现发展的主要途径和措施。
    哈国民经济主要部门基本维持稳定,未来几十年将继续保持稳定的局面。但石油等部门存在一些不确定因素,根据评估,如果不能勘探出新储量,哈石油储量只够生产40-50年,而天然气和金属也不是取之不竭的。哈发展经济的主要政策是实现经济多元化发展和提高效率,而完成这一任务的核心问题是提高社会劳动生产率,发展各行业的中小企业,特别是创新型企业。在这种情况下,哈应强化其天然的竞争优势,这些优势具有长期性,他们的作用还会继续加强。有前景并且没有争议的领域包括农业、能源、交通和矿产资源业,有前景的领域则为科研、生物技术、信息和航天领域。
    2015年6月在纳扎尔巴耶夫大学的一次会议上,一位外国专家出示了一份关于韩国人才培养对于经济效率影响的对比表,指出,长期以来,韩国博士培养的速度和规模超过了世界上很多国家,目前已有5.6万人。韩国科学活动、商业理念和创新的效率都很高,使得韩国拥有很高的竞争力,韩国的“智力经济”举世皆知。2015年哈提供的39994个培养名额中,32168名为本科生,研究生7241名,博士生为623名。就业数据显示,本科生数量过多而博士生短缺。如果没有合适的高级管理人员,就无法实施复杂的创新项目,因此,需要对人员培训结构进行重大变革。可以在经批准的预算框架内减少已经过量的本科生的培训,增加博士培训数量。改造金融业。金融部门仍然是国民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税收、信贷和投资政策仍将是政策的重心,国家通过财政政策获得必要的财政资源实现国家的可持续发展,解决社会问题。企业是主要的纳税人,应当具有相对舒适的环境发展商业。居民一方面需要获得高质量的教育、医疗、养老和安全的居住环境,另一方面,有劳动力的人应当拥有工作和体面的工资。企业和政府之间相互作用的主要机制是税收制度,尤其是增值税和所得税。这些税费不应让企业束手束脚,剥夺就业岗位,把企业驱赶到影子经济里。需要继续完善各级财政预算关系,注意转让定价、外资以技术设备进口的投资形式等问题。议会和地方立法机构必须不断完善企业发展的法律法规基础,国家必须实施适当的法律法规发展企业。
    哈的荒漠化程度日趋严重,影响到了国家的生态系统、生活条件和农业部门,是国家赖以生存的核心问题。必须制定《腐殖质法》,在肥沃土壤缺乏的条件下,保持土壤的腐殖质至关重要。生态安全是事关国家安全的头等大事,咸海保护计划、“绿色国家”、“饮用水”和其他一系列国家环保计划。世界上频繁发生的异常自然现象要求我们立即采取严格行动。
在当今不断变化的环境中,制定和实施灵活的经济、金融和财政政策非常重要。持续的全球经济危机,尤其是俄罗斯和中国经济增速下降直接影响到哈的经济利益。对外贸易占哈GDP的一半,出口占三分之一。哈严重依赖国际市场行情,要采取相应措施。尽管很多出口导向的领域是以外资为主,但是收入减少导致预算税费收入减少,减少对本国供应商的订单。俄罗斯卢布和中国人民币相机贬值,美元有可能进一步走强,造成哈本币坚戈与其他货币的币值严重不平衡,而且这些波动都不是短期的,所以有必要采取适当的措施。在技术变化、劳动生产率增加的背景下,商品和服务的成本、社会和市场承认的劳动力和材料成本都会不断下降。产品在还没有报废之前就已经更新换代被淘汰,这将导致企业的总成本居高不下,在这种情况下,企业的前景就是一定要创新,发现新的使用价值。
    国家货币是实际价值的体现,取决于国民经济的结构和开放程度,首先是反映了国民生产总值,其次是以汇率的形式反映了货币比重。在同一经济空间内,交换价值或者是货币形式的区别在于同一商品和服务的不同价格。WTO、贸易货币和经济联盟、自由贸易区降低了理想成本和实际成本之间的人为矛盾,但仍然有一些差异和矛盾,需要由自由市场来解决。国民经济结构的改善,利用先进技术生产的现代化产品大幅度增加,原材料在工业生产和深加工中的作用逐步下降,而原材料经济更容易受到波动的影响。自然价值越来越让位于科学价格。纳米技术、生物技术领域。本币采用浮动汇率制意味着经济、金融和货币关系走向新的水平,表示经济体系已具有一定的成熟度,货币市场参与者有责任感,股票经纪公司具有较高的专业水准,在浮动汇率制下更容易追踪市场变化。鉴于国内市场开放程度较高,货币市场的适当反应是非常重要的。向市场方式转变并不意味着市场的自发性。众所周知,世界上并不存在完全的自由市场,但有不断调整和完善市场的指标和方法。应当不带情绪地、平静地克服最初的震惊。对所有人来说,这此转变是走向成熟的考验。需要政府、安全委员会、反垄断机构和所有相关方面一道工作。在我们看来,没有回头路可走,必须继续前进。哈潜力巨大,没有恐慌的理由。现在是很艰难,但谁又不难呢?现在的转变揭示了隐藏的疾病、“休眠”的风险。现在有一种印象,一些世界经济火车头前进乏力,而其他国家正在陷入全球化的渔网中,等待海上天气好转。需求寻求解决方案,世界是将重生的,还是采取激进的方式,还是退回到从前。是时候深入思考和快做决定了。是开始共同行动的时候了,所有人都需要向邻居稍微弯弯腰,而不是在对方的鼻子底下挥舞国旗。这不是道德问题,而是残酷的经济必要性。世上不存在自由世界,只有被迫合作的时代。

 
上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