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经济政策 >

两会八大经济热词:“十三五”规划、房地产去库存(2)

时间:2016-03-14 13:47 类别:经济政策 GDP:

  一场脱贫攻坚战正在中国多个省份打响。这是中国今后五年最艰巨的一场“硬仗”。扶持谁、谁来扶、怎么扶成为社会关注的热点。

  钱军认为,从金融角度上看,贫穷人口和富裕人口有非常大的区别。他指出,“很贫穷的地方根本没有机会去接触金融工具,最简单的比如说开银行账户。非洲很多很穷的国家70%以上的家庭没有银行账户,银行考虑风险也不愿意去那些地方开。所以从金融角度来扶贫的话,金融能够做的实际上是让金融的覆盖面扩展到农村。除了传统的金融机构以外,互联网也可以发挥作用,但是这方面安全还是很重要。农村要真的接触到金融服务,第一个他可以开个账户存钱,第二个他能够借钱,但借钱的风险要在能够计算控制的情况下。”

  全国政协委员、联想集团董事长兼CEO杨元庆提到了运用互联网来扶贫,他在今年全国两会上呼吁,应加大力度推进中国“信息扶贫”事业发展,通过多种方式提高我国贫困地区农民互联网应用水平,利用互联网技术实现精准扶贫。

  杨元庆认为,互联网最大的优势就是能够帮助传统经济社会领域打破时间、空间限制,打破信息壁垒,实现帮扶需求与供给的有效对接,最终推动扶贫工作实现模式和运行机制的转型升级与创新。

  “2015年以来,在国家‘互联网+’行动计划的引领下,全国掀起了新一轮的互联网与传统行业融合的浪潮,互联网对商业、金融、教育、旅游等传统行业产生的带动效益日益凸显。”杨元庆认为,当前,要实现互联网时代的“信息扶贫”还存在以下一些问题:一是当前我国贫困地区经济有所发展,但信息化基础建设设施相对落后,互联网普及率偏低。第二,各省市扶贫信息网站已初见规模,缺乏国家层面社会信息对接网络平台。第三,目前中国贫困地区农民互联网应用能力有待全面提高。

  因此,杨元庆建议,要加强多方合作,完善贫困地区信息基础设施的建设;重视社会参与,构建全国性的社会扶贫信息对接平台,利用互联网技术实现精准扶贫;提升素质,通过多种方式提高我国贫困地区农民互联网应用水平。

  热词五:中国制造2025

  “中国制造2025”命题是在2015年政府工作报告中首次提出的。如何更好地落实,也成为本届全国两会的重要讨论话题。

  众所周知,制造业是国民经济的主体,是立国之本、兴国之器、强国之基,研究如何打造具有国际竞争力的制造业,改变“大而不强”的现状已是当务之急。

  3月1日,全国政协委员、美特斯邦威董事长周成建向《国际金融报》记者提出的两会建议:要推动中国制造业的升级,一方面要发挥产业主体的主观能动性,扶持“衣、食、住、行”大消费领域中的中国民族品牌,通过民族品牌的行业影响力带动产业结构的深度调整;另一方面需要营造适宜的政策环境,如同推动高新技术企业发展一样,推动制造业、民族品牌的创新升级。

  周成建认为,“十三五”规划提出让制造业升级,实现“中国制造2025”。在这次转型升级过程中,民族品牌、制造业的发展必然要与互联网、高新技术产生深度融合,需要充分借助互联网应用场景、互联网工具完成企业升级、品牌升级和竞争力重造,企业需要为这一深层次改造投入巨大努力。

  国务院印发的《中国制造2025》中提到:建设制造强国,必须发挥制度优势,动员各方面力量,进一步深化改革,完善政策措施,建立灵活高效的实施机制,营造良好环境,实现中国制造向中国创造转变,中国速度向中国质量转变,中国产品向中国品牌转变。

  几十年来,中国制造在产业低端链低端生存,是一个大进大出的格局,大量从国外输入原料元件,再把大量成品输出,企业赚取微薄的中间环节费用,并把污染留在国内。上海财经大学经济学院副教授赵克锋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指出,如此的“大进大出”意味着只能发展沿海城市。

  “这些年的发展告诉我们,通过适当管理和政府指导,可以让上游的元件制造也放在中国,加上渝新欧铁路比海运还低的运费,内陆城市也可以迅速发展起来。下一步,就是要看如何通过互联网去中间化,提供一站式服务,让国外厂家和顾客可以更直接地跟中国人做生意、购买我们的产品,这其中比较加强教育,加强法制。另外,中国制造必需更慎重地考虑绿色制造,不要祸害后代。”赵克锋指出。

  热词六:互联网+

  “互联网+”可以说是当下中国经济领域最红的名词之一,全国人大代表、腾讯公司董事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马化腾在2015年的全国两会上递交的《关于以“互联网+”为驱动,推进我国经济社会创新发展的建议》中呼吁,希望“互联网+”生态战略能够被国家采纳,成为国家战略。而此次,他带上两会的建议中便是关于进一步推进“互联网+”行动计划落地的。

  目前互联网作为信息能源的基础设施地位明显,像水和电一样融入人民生活,融入各行各业,并催生出如互联网金融、在线租车等新业态,在政府推动和市场主导下,电信业、制造业、软件业等一齐参与到“互联网+”的融合发展进程中,共同推进国民经济建设取得跨越式发展。

  在今年的全国两会上,马化腾建议,相比“互联网+”行动计划推进程度,我国网络基础设施建设能力还需全面提升;面对“互联网+”催生的创新业态,当前监管理念需要逐步转变;“互联网+”行动计划实施过程中的配套政策还要持续落地发挥实效;“互联网+”时代面临更多的信息安全问题挑战。

  而在互联网+进一步落实和升级过程中,赵克锋向《国际金融报》记者指出,互联网产业的下一步应该是物联网,不少互联网巨头也预言互联网会融合传感网、移动互联网形成物联网,让万物可以联通、寻址、被控制。

  “过去20年,互联网发展迅猛,不过,暴露出来的问题也不少。比如说,对传统产业的冲击,对传统消费模式的颠覆的同时,新消费模式并没有真正崛起;知识产权保护的缺乏让创新乏力;互联网平台,特别是互联网金融平台,还存在粗放式发展的问题。”赵克锋表示,“让互联网产业升级,真正普惠大众,互联网的监管是必要的,政府要多做研究,当然,也不能矫枉过正。”

  热词七:监管体制改革

  党的十八届五中全会指出,金融市场显露的局部风险,特别是近期资本市场的剧烈波动说明,现行监管框架存在着不适应我国金融业发展的体制性矛盾。

  特别是2015年,中国资本市场波动幅度较大,国务院总理李克强曾表示,相关的经验教训一定要总结,其中就包括监管方面的问题。因此,本届全国两会,代表委员们对金融监管体制如何改革的问题也比较关心。

  目前,在互联网金融快速发展的情况下,金融跨业发展的情况越来越多,如何加强金融管理部门之间的协调、防范金融系统风险,促进金融发展,更好地为实体经济服务成为两会关注的重点。

  全国政协委员、中央财经大学教授贺强3月4日便向记者指出,为防范金融风险、促进行业健康发展,互联网金融联合监管很重要。

  “互联网金融扩张到金融领域方方面面,比如互联网证券、互联网保险,业务扩展很多。很多业务是互相交叉,只靠一家分工监管肯定不行。”贺强指出,“监管部门应加强协同监管。这个要落实,比如设立办公室、小组、委员会,有实际机构有人员。”

  贺强进一步强调,互联网金融的监管,从监管层而言是缺乏人才,缺乏既要懂互联网又要懂金融,这样的复合型人才,所以监管人才很重要。因此,要重视对互联网金融监管复合型人才的培养。

  “金融不是什么人都可以做的。”贺强认为,要坚决取缔违法违规的行为,鼓励大的公司参与互联网金融的发展。应有门槛、把关审查、持证上岗。

  针对金融更好地服务实体经济,钱军在接受《国际金融报》采访时认为,让金融市场变得更市场化这点很重要,具体来讲就是股市、债券、汇率的市场化。

  热词八:绿色发展

  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关于建设生态文明、维护生态安全的讲话、论述、批示超过60次,对绿色发展高度重视。

  自2013年以来的全国两会,习近平对绿色发展都有关注。2013年全国两会上,习近平提出努力建设美丽中国;2014年全国两会上,习近平强调,经济发展要坚持走绿色发展之路;2015年全国两会上,习近平指出,要像保护眼睛一样保护生态环境,要像对待生命一样对待生态环境。

  “十三五”时期,五大发展理念中就有绿色这一项。“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已成为社会共识,但现实距离这个目标还比较远,一到冬天雾霾围城的问题远远没有得到根本逆转。

  去年全国两会期间,环境保护部部长陈吉宁刚刚履新不久,他在两会记者会上的专业性发言让大家印象深刻。到了今年,巴黎气候大会已经达成减排协议。另外,北京官方已经确定将通过建立城市通风廊道来吹霾,这引发热议。面对环保领域的老问题和新情况,代表委员以及决策官员会怎么说?

  3月4日,全国政协委员、中国核动力研究院院长罗琦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建议开展全国性的自愿减排交易试点,大力支持和鼓励自愿减排项目,“引导与激励全社会积极主动地自愿减排,才能真正推动经济社会向绿色、低碳可持续转型。”

  据悉,从2013年开始,我国已经在七个省市全面启动了碳交易试点,2015年度碳市场交易总量大约6600万吨。

  但在罗琦看来,“在目前国内碳排放权实行配额管理制度下,不排除部分控排主体在没有减排作为的情况下,仍有视作减排成果的结余配额转让,实际交易标的仅仅是没有用掉的配额。”

  罗琦建议,进一步开展全国性的自愿减排交易试点。一方面,对自愿减排项目的支持政策至少与配额管理并重;另一方面,取消对核证自愿减排量交易的区域限制,支持核证自愿减排量在国内市场实现全域流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