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经济政策 >

供给侧改革意味着中国经济政策进入新境界

时间:2016-03-20 21:12 类别:经济政策 GDP:

主题为“新五年规划时期的中国”的中国发展高层论坛2016年会3月19日至21日在北京钓鱼台国宾馆举行。由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张来明主持的“聚焦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分论坛上,汇聚了中国社会科学院副院长蔡昉,美国纽约大学教授、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迈克尔•斯宾塞,中国社会科学院原副院长、国家金融与开发实验室董事长李扬,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教授周其仁参加讨论。

  中国社会科学院原副院长、国家金融与开发实验室董事长李扬在论坛发言时表示,供给侧改革这样一个命题的提出,意味着整个中国经济的发展,中国经济的政策进入了一个新的境界。为了使这样的新境界能够引导我们进入一个新的阶段,我们必须让它回归本原,大道至简,绝对不会说这么复杂。我希望我们能够加强这方面探索。

  以下为李扬的精彩发言摘编:
  
  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和更好地发挥政府作用。我觉得这就是供给侧改革或供给侧政策调整它的核心。确定这样一个方向,其实就是确认了迄今为止我们市场还没有很好的发挥作用,市场主体还不能够非常积极有效地去从事生产。在我们经济生活中政府作用太强,这是在三中全会决定中都已经说过的。
  
  下一步推进供给侧改革,很关键的就是要减少政府对市场的干预,用三中全会决定的话说,减少政府直接参与资源配置。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们就可以列一下,在供给侧改革这样一个大的战略转型过程中,政府应该做一些什么事呢?归纳一下,主要是六种事情。
  
  第一,应当通过深化改革,促进市场逐渐完善,创造让企业和市场发挥作用的制度环境。在中国我们是一个政府主导的经济,这个是我们的出发点。我们想转变到一个企业主导,市场机制发挥主要作用的这样一个机制的话,还必须政府来引导这个改革,这是第一详任务。
  
  第二项任务就是要稳定宏观经济。还是要在需求侧方面还要有所作为,但是这个有所作为绝不意味着是要相机抉择,不意味着简单的逆方向而动,而是应该创造一个稳定的环境,让企业有稳定的预期,让市场有一个有利于企业活动的各种各样的要素。
  
  第三,应当是加强和优化公共服务。我们政府很强,做的事很多,但是真正的公共服务做的是不够的。政府应该做的事情做的是相对不足的,应该通过我们的改革,把我们的公共产品、公共服务提供出来,而且要协助市场,把一些准公共产品和准公共服务让它有效的供应,从而为市场在资源配置中发挥决定性作用创造条件,解除人们的后顾之忧。
  
  第四是要加强市场监管,保障公共竞争和维护市场秩序。还是说不是由他直接干,而是要他创造条件,让人更好的干,让企业更好的干,让市场更好的发挥它的作用。
  
  第五是要促进共同富裕。从整个经济活动的结果这个层面上来发挥政府的作用。
  
  最后是弥补市场失灵。市场肯定不是万能的,市场一定会有它的问题,有了问题的话,政府出面予以解决。
  
  我想从三中全会决定的那句话来说起,分别厘定政府和企业包括市场应该各自做什么事,沿着这样一个方向推进我们的改革和发展?当我们说出了供给侧改革和供给侧政策调整、供给侧结构性调整的时候,意味着一些东西的变化,这个变化就是说我们整个方向、着重点等发生了变化。工具还是那些工具,哪些工具我们用的更重一些,哪些工具我们用的少一些,整个工具使用的方向把它向哪个方向指引,这是强调供给侧和强调需求侧的主要区别。按照这样一个思路,我列了一下,有五个方面是比较值得注意的。
  
  第一,从需求侧管理的话或者需求侧结构调整,它比较重所谓三驾马车的调控。三驾马车大家都耳熟能详,这些年来我们基本在这个层面上在进行调控。大家看政府工作报告,政府各种计划主要说的是这些方面。如果我们的重点转到供给侧,那就应该是劳动、资本、土地、科技。我们的重点就在于要让劳动、土地、资本、科技这样一些经济发展的源流能够奔发,能够创造出财富,而不仅仅是说从三驾马车这个层面间接的对土地、资本、劳动和科技发挥作用,直接让他们发挥作用,直接焕发他们的竞争力,直接焕发他们的积极性。这是一个方面。
  
  第二就是从政策调控的目标来说,如果我们重在需求侧调控,主要就是熨平波动,你方向波动,政策就是所谓相机抉择。但是如果考虑经济长期发展的潜力,就应当是强基固本。对于短期的波动,我们不需要这么重视,也许只是在他干扰了我们这些经济增长长期因素改善的前提下,我们会对它进行一些调控。如果我们从强本固基这个角度来说,推动我们的创新发展、协调发展、绿色发展、开放发展和共享发展,就是它主要的举措。
  
  第三个方面,如果我们比较一下,如果我们强调在需求侧对经济进行调控的话,我们一定眼盯着需求,并且顺应着需求的变化采取措施。刚才我已经说了相机抉择,如果我强调是供应的强本固基,我的宏观调控就是需求侧的政策就应该是稳定的,规则的,不应该让微观主体有歧义,不应该让他们一开门就想到今天货币政策有什么变化,汇率有什么变化,大宗商品有什么变化,如果他们老是考虑金融因素的变化,他肯定不会去考虑实体经济的发展,一定要创造稳定的环境,让他们不想需求方面的问题。
  
  第四,需求侧的管理比较注意速度。为什么他要逆方向而动?太高了我把它往下压一点,我们在供给侧调整的时候注意的是质量,是效益,注意的是全要素生产率,这个看的很清楚,还是从经济的基础,经济的长期发展角度来确立我们政策的方向和政策导向。
  
  最后,需求侧调控的特点,实际上是强调经济不断的扩张。而从需求侧来管理经济的话,从供给侧来管理经济的话,我们要挤掉经济中的水分,要让经济用一种健康的面貌表现在人们面前,所以我们有“三去一降一补”,三去都是紧缩措施,为什么采取“三去”?因为水分不挤,经济就很难再向前运行了,很难再有可持续性了。要把过剩产能挤掉,过剩的库存挤掉,在这个过程中当然要去杠杆。只有这样经济才能健康运行。
  
  总之,供给侧改革这样一个命题的提出,意味着整个中国经济的发展,中国经济的政策进入了一个新的境界。为了使这样的新境界能够引导我们进入一个新的阶段,我们必须让它回归本原,大道至简,绝对不会说这么复杂。我希望我们能够加强这方面探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