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经济政策 >

中国有能力应对股市波动

时间:2016-03-20 21:16 类别:经济政策 GDP:

新浪财经讯由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主办的“中国发展高层论坛2016”今日正式召开,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秘书长古里亚出席并发表演讲。

  古里亚表示,过去几个月中国出现了汇市、股市和利率方面的一些波动,但是中国有非常强有力的政策工具来应对这些挑战,当然这是有阵痛和代价的。

  古里亚认为,“中国需要在一些新的行业里创造就业,同时更好地鼓励私营部门以及中小企业的发展。中国的‘十三五’规划也提出一项非常全面的发展蓝图,沿着这个新常态的轨迹发展,是一种中高速的发展,6.5%-7%的GDP年增长的区间。”

  以下为演讲实录:

  OECD对于中国在过去20年的改革开放历程是非常赞赏的,我们看到它显示了一种信任、一种合作和一种共赢的关系,李克强总理在他去年7月份访问我们OECD总部的时候也提到了,中国建立了加入OECD中心的筹备小组,我们也是致力于用我们的智力资源和我们的一些网络去支持中国的发展和改革,特别是我们在“十三五”规划期间跟中方开展了一些讨论。

  在这个期间我们可以看到,信贷投放、经济增长都是面临一些挑战,过去十年奏效的这些引擎,这是新兴经济体共通的引擎遇到了一些阻力,同时我们也看到信任出现了一些缺失,但是中国可以说是一个大的例外,在过去30年里头中国已经经历了非常快的经济增长,中国还是按照非常可持续新的这种常态去来开发它未来的经济。

  我们OECD刚刚发布了我们的一份报告,这是上个月跟楼继伟部长在上海发布的一份报告,它显示了中国的一些目标比如说到2010年、2020年的一些目标,2020年把人均GDP翻一番。另外这个过程中我们需要来激活公司部门的能量,我们看到现在公司部门占GDP的债务比是1.6。另外还有一些产业有产能过剩的问题,比如说像水泥、钢铁、煤炭、电解铝、房地产、化工、航运等等这些行业,公司的赢利水平,刚才我们讲到生产者价格在下降,所以这些企业它的赢利也有一些缩小,同时坏账和不良贷款的比例也在上升。

  另外我们看到,城镇化的进程还在不断推进。过去几个月我们可以看到,中国出现了汇市、股市和利率方面的一些波动,但是中国有非常强有力的政策工具来应对这些挑战,当然这是有一些阵痛和代价的。我们在这个过程中还需要辅以人力资本的投资,特别是技能的开发,包括技能再造和再培训的一个工作,我也希望中国在这项工作上能够走得更快,创造更多新的工业岗位。

  当然在这个问题上,中国也需要在新的一些行业里头来创造就业,同时能够更好地鼓励私营部门以及中小企业的发展。中国的“十三五”里头也提出一项非常全面的发展蓝图,沿着这个新常态的轨迹去发展,是一种中高速的发展,6.5—7的GDP年增长的区间。

  报告里头也提到,我们要实施绿色发展、创新发展、包容性的发展,也就是意味着我们要去来照顾那些在之前发展中落后、落下的这些人民。在中国的媒体里头也提到我们是可以实现这个目标的,但是需要三件事情,第一个是改革,第二个也是改革,第三个还是改革,当然不一定是按这个顺序来讲。

  大部分的收入不平衡的一些指标从90年代到现在就一直没有发生过变化,实际上我们看到这种不平衡还在加剧,特别是沿海跟中西部,而且这不是说政治上在民族团结和在经济上造成了挑战,另外可能对于未来生产效率的提升也是有制约,是会影响这个增长的速度的。

  所以在这方面“十三五”里头提出要有包容性的增长,我觉得这是非常关键的一点。就像我们首次看到“十三五”里头提到绿色发展的概念,而且是把它明确定为“十三五”期间的一项政策目标,中美已经有减排的一些承诺表态,我们也可以看到,中美合作已经在一些基础性的挑战方面做出了推进,产业的调整以及更严厉的环保标准,这也是非常重要的,才能去让中国到2030年的时候把二氧化碳的排放达到峰值,当然我们是希望能够走的更快,刚才根据我们的估算,这也是可以实现的。OECD当然是非常喜闻乐见看到“十三五”对于开放型经济的侧重它的一个强调,是能够去避免中等收入陷井的一项重要的条件。

  在过去几年我们也讲到了中国在放宽价格管制,同时营造一个更亲商的环境,另外需要更有市场化的一个资源配置的手段。中国的“一带一路”项目以及中国对外投资的一个兴起,也是在媒体里头带来了很多对于中国对外收购的一些报道。贸易当然还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通道,但是中国未来在世界里头的地位它是需要中国有更高价值的一个生产和制造,在全球价值链里头中国正在往上去来迁移。

  我给大家举个例子,中国在出口的价值增值,主要是指消费电子等产品,从1995年基本上为零,到2011年的时候达到了45%,所以这一点本身就显示了中国的进步,而且也是显示了创新,同时对地区、对国内都是有影响,因为中国现在在工资方面有一些调高之后,有一些产业进行了向东南亚和其他地区的转移,当然这个创新还体现在投资里头。

  首先,中国在今年20国主题的会上定了投资创新的一个基调,投资它还会在支持中国经济社会发展方面继续扮演非常重要的作用。确实我们现在是在转向一个重消费、弱投资的这样一个经济发展模式,在这个过程中创新有很多大有可为的机会,成为投资拉动、消费拉动的一个引擎。我们认为在科技创新,创新前沿的这样一些国家还会继续引领经济增长,但是我们需要去看一下创新怎么去带动其他产业的发展。对于创新体系的完善,我们可以看到,中国是出台了一些促创新创业的平台,我们看到“十三五”规划里头也有一些提法,我们非常的赞赏。

  另外,除了这个之外我们科技的一个进步还会继续推动中国的发展。我们刚刚就这一次活动发了一个政策的审议,基本上回顾了中国在投资这块的一些政策挑战,同时我们也探讨了我们有哪一些工具可以来用、可以来支持中国的改革开放。

  我也想回应一下张副总理刚刚讲到的一点,他讲的内容非常丰富,他讲到3.5的赤字,我觉得中国的债务占GDP的比例还是比较低的,但是它还是有空间来做刺激,这个刺激对中国会有拉动作用,对国际也有作用。中国在过去取得了非常瞩目的成绩,但是面对的这个挑战现在是越来越复杂,在“十三五”规划里头中国也显示了它是有意愿去实现、更绿色的发展,我们OECD对此表示赞赏,我们希望能在过去20年合作关系的基础上继续推动中国出台更好的一些政策,去让人民过上更好的生活。谢谢!

  提问环节:

  问:OECD一直在推动成员国的结构性改革,每年都有很多讨论,还有很多出版物,现在中国也开始强调供给侧结构改革,您对中国供给侧改革有什么建议?   

  古里亚:我们一直在和中国政府多年来在合作,来支持中国的改革进程,在我们说到供给侧改革的时候,这个一般是经济学家来说的,可能一般人不太容易理解,也就是说这种结构性的改革,包括教育、创新和竞争,以及金融体系的变化,还有基础设施的融资,以及劳动力市场、产品市场、税收制度是否对企业有比较友好,是不是有利于劳动力等等,这些都是供给侧改革的一些因素。

  我们在过去的几年,虽然说每个国家都想发展经济,但是在很多国家改革都在丧失动力,就是在现在全球经济进入新中庸的时候,我们都需要加快改革,而不是停滞改革,在中国这个例子当中,中国在加快改革,尤其是在“十三五”期间,这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问题就是,这个改革需要更加的平衡,就是供给侧要和需求侧结合起来,这也是我在几分钟前我说我非常欢迎中国的决定,就是中国要增加财政的赤字,因为中国有这个能力,不需要大量的增加债务,所以是可负担的。待会儿我也非常期待听到中国的楼部长的发言,因为世界其他国家很多他们也需要学习中国,他们其实现在财政有盈余或者财政比较平衡的这样的国家,是可以有能力来采取这种结构性的改革的。   

  当然,这就是你需要正确的选择一些边际效益比较高的这种项目,我们可以利用当前利率比较低的这种环境去支持一些项目,能够获得更高的收益,能够高于目前的利率提供的收益。在需求侧我们也要进行结构性的改革,在6—7年的财政整顿以后,我觉得很多的西方国家需要仔细的审视一下刺激需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