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经济问题 >

中国经济现在的问题是新旧产业间的竞争

时间:2016-03-27 12:22 类别:经济问题 GDP:

在2016年博鳌亚洲论坛年会上,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副院长黄益平表示,中国经济现在的状况,旧的和新的行业与产业之间的竞争。旧行业包括劳动密集型、重工业促进中国过去的发展,它们现在在快速下滑,因为产能过剩非常严重。新的行业包括高端制造业、服务行业,我们看到这些行业有许多新的企业在崛起。现在的问题,这些新的产业增长的速度不及旧的产业失去市场份额的速度,因此总体的发展还是往下走的,这是我们面临的最大问题。

你说钱没有到公司这种做法要非常谨慎,如果你看到信贷增加的话,如果你看一下银行的记帐簿,其实这些钱进入了制造业、建筑业、生产业,我觉得这些钱是进入企业的。但是有一点,它对于增长并没有达到预期,对增长和刺激的作用没有达到预期,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觉得在金融交易、供应链和需求链方面都有问题。

  我看中国经济现在的状况,旧的和新的行业与产业之间的竞争。旧行业包括劳动密集型、重工业促进中国过去的发展,它们现在在快速下滑,因为产能过剩非常严重。新的行业包括高端制造业、服务行业,我们看到这些行业有许多新的企业在崛起。现在的问题,这些新的产业增长的速度不及旧的产业失去市场份额的速度,因此总体的发展还是往下走的,这是我们面临的最大问题。回到你的问题,信贷为什么没有支持增长,达到预期呢?

  原因在于有很多的钱仍然进入旧的产业,旧产业里的公司,我们将其称为僵尸公司,他们在铝业或资源领域,这就是为什么并没有导致新的GDP增长,因为这些钱来支持产能过剩的僵尸行业。另一方面新行业、新公司在崛起,但现在的金融系统并不是特别合适支持新公司的发展,包括中小型公司、服务行业,其中很多都是在创新行业,现在银行业的结构并不是特别合适来支持他们,我觉得不是特别适应新型行业的建立。

  我想指出的是量化宽松是有用的,前提是宏观经济政策适用于顺周期的情况,如果可持续长远的发展是需要改革的,这就是我们面前的挑战。我们当然可以依赖财政政策发挥一些作用,即便在未来他们也可以发挥某种程度上的作用,未来真正推动中国发展的是改革。

中小企业主要面临两个挑战,一是资金获得非常困难,资本成本太高。我觉得这个问题应该分开来看,两个问题是不一样的。任何公司只能从银行业借钱,其实成本并不是特别高。但中小型企业从银行贷款非常困难我讲到非常好的发展非常好的企业是私人企业,银行并不喜欢跟私人企业打交道。根据定义来说中小型企业非常脆弱,评估风险很难,银行并不能很好的分析中小型企业的风险。

  还有监管问题,银行不能制定30%或40%,这样也让银行没有更多的动力与中小型企业打交道。中小型企业可以从非银行,比如说以互联网融资的渠道来获得资金,但是成本非常高。我认为如果要真正支持这些公司和行业部门,我们需要做的是进一步改革金融行业,市场自由化、利率市场化,建立起新的金融中介,一方面可以使新产业发展,也可以让利率市场化,这样让金融机构根据风险,而不是根据监管来制定利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