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繁华世界 >

风流人物资产缩水90%,全球最牛逼运河还凿否?

时间:2015-12-11 15:45 类别:繁华世界 GDP:

 

北京时间2日晚彭博称,一位来自中国的亿万富翁曾准备一举改变世界的航运和贸易格局,筹资500亿美元修建尼加拉瓜大运河,挑战巴拿马运河的显赫地位,但不曾想被中国A股的下跌击中,个人财富大幅缩水近90%,沦为彭博亿万富翁排行榜上损失最惨重的大亨。

这位富翁是现年42岁的电信企业家王靖。据彭博亿万富翁指数,在今年6月A股达到近期高点时,掌管北京信威集团(600485)的王靖个人财富高达102亿美元,是全球最富有的200人之一。但经历了A股回调后,其财富净值已跌至11亿美元,缩水近九成。

进入2015年以来王靖的财富大幅萎缩84%,是彭博社制定亿万富翁指数以来富豪财富缩水的最高纪录。该指数每日追踪世界最富有的400个人的财富变动情况。这一榜单上“第二惨”的富豪是商品巨头嘉能可的CEO格拉森伯格(Ivan Glasenberg),今年其个人财富暴跌66%至18亿美元。

王靖拥有A股上市公司信威集团35%的股份,其股价与A股都经历了今年夏天的大幅下跌。雪上加霜的是,9月10日信威占总股本51%、逾14.9亿股限售股解禁,导致股价进一步下跌,今年迄今跌幅高达57%,而从6月高点的68元计算,信威股票至今的跌幅超75%。今年7月王靖曾抵押价值24亿美元的信威股票,现在这些股票均不计入其财富净值,在一定程度上导致了富翁排名的大幅下滑。

在“最惨亿万富翁”榜单上,“可怜度”仅次于王靖和格拉森伯格的是香港赌业大亨吕志和和墨西哥零售巨头萨利纳斯(Ricardo Salinas),今年迄今他们的财富都缩水近47%。2015年到目前为止,彭博亿万富翁榜上财富损失绝对值(以美元计)的“冠亚军”是全球第三和第四号富翁,其中墨西哥电信巨头、世界第四富斯利姆个人资产下跌142亿美元,跌幅20%,全球第三富、股神巴菲特损失125亿美元,跌幅为17%。富豪指数榜上400位大亨的个人资产净值之和今年迄今的表现要好得多,仅下跌4.2%。

2013年,尼加拉瓜总统奥特加(Daniel Ortega)为首的政府授予王靖私人控股的企业:香港尼加拉瓜运河开发投资公司(HKND)一份为期50年的特许权,一旦总长274公里的运河建成后王靖的公司将拥有50年经营权。2014年12月在尼加拉瓜召开的一个发布会上,王靖承诺将动用个人财富用于这一项目。据9月7日中国媒体的报道,HKND执行副总裁彭国伟(音)指出,到当时为止王靖已为尼加拉瓜项目投入了约5亿美元个人财产。

国家风险解决方案公司的CEO瓦格纳(Daniel Wagner)表示:“王靖先生财富的变化将决定这条运河能否修下去,如果修得话又如何修的问题。我估计,鉴于今年中国金融市场的变化,政府也会质疑该项目是否还具有可行性。”瓦格纳曾担任通用电气公司的国家风险管理经理人。

HKND关于尼国运河项目的首席顾问怀尔德(Bill Wild)在一封电邮中回应彭博称,尽管在金融市场受挫,并且运河项目在尼加拉瓜当地遭遇抗议,但项目仍在进行之中,“我毫无疑问可以确定的是,在建设启动前恰当的资金安排计划将就位”。

HKND在今年9月的一份电邮曾指出,王靖抵押信威股票所筹集的资金并不是用于尼加拉瓜运河项目,而是王靖的个人投资,但HKND没有对此作出具体的说明。王靖还为与尼国运河无关的一些项目融资,其中包括乌克兰的一个深水港,有时王靖会采用合伙方式进行投资。

HKND在9月发出的这封电邮中还称,正在召集一个投资人集团支持尼国运河项目,计划采用售股方式融资,甚至可能采用IPO方式,支撑运河项目的融资方式“将发挥我们的想象力和创造力”。王靖尚未指出是否有银行愿意助他进行融资。

尼加拉瓜央行前行长、现为经济学家的马尤加(Francisco Mayorga)表示,一旦工程和风险研究完成,HKND最终将有能力筹到资金。HKND在今年8月的一封电邮中曾指出,在尼国政府批准环境评估结果后,公司将启动运河最终设计方案的招标。(立悟/编译)

延伸阅读:

让李嘉诚“躺枪”的王靖

来自:搜狐财经 时间:2014年5月8日

投资500亿美元的尼加拉瓜大运河项目再次引起全世界关注,王靖,因操盘这个超级工程而被国际媒体称为“神秘中国商人”的42岁男人,一夜之间,引发颇多联想。

据媒体报道,他从江西中医药大学肄业,但他没当中医,而是在上世纪90年代后期前往香港学习国际金融和投资。1998年回到北京,并在香港成立投资公司。之后,在柬埔寨开采金矿和宝石矿等,“金矿估值就在50亿美元”。他似乎习惯于大手笔运作项目,行业跨度极大,入主通信行业的信威集团,准备借壳上市,还在克里米亚投资深水港,在尼加拉瓜挖运河。

据财新的报道,在他担任董事长的信威通信集团,大厦大厅迎面是“八荣八耻”等宣传语录,大会议室的背景墙上是“报效国家”巨幅字幕,他的会客室放着红军领导人会师的油画,他的办公室有很多和国家领导人的合影以及航天、兵器等模型。每天早晨,公司广播里会播放《解放军进行曲》,下午播的则是《打靶归来》,信威大厦一楼的展览大厅里,挂满了多位国家领导人视察的照片。

王靖的管理颇为直接严厉,有些军队色彩,据称手下的高管都有点“怕”他。

由此,坊间一直传言他是军人高干子弟,但他自称是“平凡人家”出身。

眼下,这位“普通人”身价估值高达288亿元。

高层关注的“普通人”

对于外界纷纷传言其背景深厚,王靖说“我的回复可能要让你失望。我背景极其平凡,1972年生于北京、长于北京,不是官二代、富二代,目前与母亲、弟弟、女儿一起生活。”

但大概不会有第二位“普通人”能像王靖这样,在自己公司接待过如此多的国家领导人。

从信威通信产业集团官网的“领导关怀”里,可以看到“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观摩信威演示”、“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院总理李克强视察信威”、“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全国人大委员长张德江视察信威”、“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纪委书记王岐山,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院副总理张高丽视察信威”等报道,除了现任常委,还有“时任国务院总理温家宝亲切会见王靖董事长”等报道。

来信威视察过的国家领导人还有:时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全国政协主席贾庆林,时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纪委书记吴官正,时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院副总理吴仪,全国政协副主席董建华,等等。

除了尼加拉瓜大运河项目,王靖还投巨资兴建克里米亚深水港。

信威的官网报道:“2013年12月5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院副总理马凯与乌克兰总统亚努科维奇在北京共同参观中乌务实合作成果展,听取了信威通信产业集团董事长兼总裁王靖关于信威乌克兰4G电信项目情况介绍,以及王靖董事长100%控股的北京大洋新河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投资100亿美元建设克里米亚深水港及经济开发区等系列项目有关工作汇报。”

这个投资100亿美元的克里米亚深水港及经济开发区,“据测算,克里米亚深水港建成后,年吞吐量将超过1.5亿吨,直接缩短中国到北欧的运输距离近6000公里,极大地促进中国与亚欧国家的商贸往来。”

有报道称“克里米亚将被建设成为新时期丝绸之路经济带直接面向欧洲的桥头堡,作为亚欧商贸路线的核心枢纽,为进一步繁荣世界经济、促进各国友好交往作出新的、历史性的贡献。”

而众所周知的是,“新丝绸之路经济带”是本届政府力推的大工程。

虽然前些日子乌克兰局势动荡,亚努科维奇下台,克里米亚宣布脱离乌克兰加入俄罗斯,但4月24日俄罗斯之声报道称,俄罗斯驻欧盟常驻代表弗拉基米尔·奇若夫宣布,克里米亚入俄并未对中国参与该港口项目产生影响

王靖历来大手笔。尼加拉瓜大运河和克里米亚深水港两个超级工程,是他个人控股的香港尼加拉瓜运河开发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香尼公司)和北京大洋新河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开发。

除此之外,他担任董事长的信威集团同样是大规模投资。2012年,信威集团与镇江联合打造的“镇江无线产业园战略合作项目”落户京口区,总投资超100亿元;2013年7月,信威通信产业集团将投资150亿元,在北辰经济技术开发区建设“天津信威宽带无线通信暨北斗应用产业园”,同月,信威通信计划投资50亿元进驻徐州。等等等等。

这两年,信威计划的投资项目总额就高达数百亿。

“点石成金”

现在的信威动不动就投资几十亿,但它曾经差点垮掉。它曾是央企大唐电信旗下的子公司,从事通信设备的技术研发,2010年前后,信威通信总资产约6.8亿元,但其负债达7.96亿元,当年净利润亏损近4000万。原本有机会成为大唐电信旗下第三家资本运作平台的信威通信,俨然成为大唐集团的弃子。当时的大唐集团准备将曾经研发出SCDMA、TD-SCDMA和McWiLL技术的信威“扫地出门”,而这些技术无一不是中国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无线通信技术。

在信威的McWiLL技术拿下宽带无线接入国际标准半年后,当时在通信圈默默无闻的王靖就以博纳德投资代持的方式实现了对信威的控股。大唐控股似乎对这个国际标准并不感冒,但仅仅一年之后,北京信威就靠这一技术实现了业绩大翻身。

王靖曾回忆其第一次以董事长身份来到信威通信时的场景:一群人堵着门不断争吵,有人在大声喊着,“房租和水电费都交不起了,信威还是早点关门走人吧”。

但王靖似乎有“点石成金”的本事,他入主信威后,将McWiLL推向海外。2011年8月,信威的McWiLL成功获批柬埔寨王国移动4G全业务牌照及运营频率,这个4.6亿美元的大订单让信威“咸鱼翻身”。

2011年,信威通信扭亏为盈,实现了5.7亿元的净利润,2013年1-11月,净利润达16.1亿元。前后天壤之别。

光鲜的业界之下,其实,柬埔寨的订单回款也颇为麻烦,据《中国经营报》报道“信威又急于向海外推销其通信网络,故目前的买方融资基本由北京信威来提供担保,光柬埔寨项目就足足担保了20亿元,可以说北京信威目前基本是自己出钱帮这些国家建设通信网络,未来的收入可能要靠这些国家的用户在以后的很多年里慢慢收回来。”

但王靖之所以敢如此“豪赌”,关键还是他极为“高明”的“政治智慧”。

因为近年来中国政府一直鼓励“中国技术走出去”,在海外尤其是亚非拉国家有许多援建项目,其中包括帮助建设国家无线网络。McWiLL本身是国际标准,信威还拥有知识产权,市场巨大。此外,通过与华为合作,信威还进入俄罗斯、乌克兰、丹麦等欧洲国家市场。

政府对走出去的中国企业颇为照顾,以柬埔寨项目为例。2011年12月,国家开发银行针对信威(柬埔寨)电信有限公司SCDMA/McWiLL全国网项目,采用“内保外贷”方式向信威(柬埔寨)电信有限公司授信22亿元境外人民币和8亿元人民币等值美元,贷款期限8年。

此外,据报道,McWiLL无线宽带多媒体集群技术已被应用到军队、司法、公安、铁路、航空航天、电网、石油、水利等行业信息化专网领域。

这些涉及国家安全的敏感领域,可不是“普通人”能轻易进入的。

“借船出海”与借壳上市

外媒纷纷传言称尼加拉瓜大运河的项目只有在中国政府的支持下才可行,这也被一些西方媒体分析为中国政府平衡美国在中美洲影响力之举。在今年1月,王靖曾和尼加拉瓜总统奥尔特加发表一份联合声明,以澄清之前关于尼加拉瓜运河工程推迟动工的一些“误导性报道”。

其实,王靖自称拿下尼加拉瓜大运河项目是在信威进入尼加拉瓜后发现的“机会”。2012年9月,信威与尼加拉瓜开始业务合作,获得在尼加拉瓜建设并运营覆盖全境的McWiLL公众通信网络和行业专网,合同价值超过3亿美元。

当时地处中美洲中部的尼加拉瓜至今仍是高失业率、高通胀、贫穷落后的农业国。游击队员出身的总统奥尔特加于2007年1月再度上台以来,始终没能带领尼加拉瓜摆脱贫困。2008年后,奥期望借助跨洋运河修建项目来吸引外国投资,扭转国内经济形势,提高民众支持率,封堵政敌之口。

尽管奥尔特加声称日本、巴西、欧盟、韩国、美国和俄罗斯等均对此有兴趣,但该项目无人问津的尴尬局面一直持续,直至其子劳雷亚诺·奥尔特加向其力荐好友王靖“入局”。

2013年6月14日,王靖与尼加拉瓜总统奥尔特加共同出席新闻发布会,并代表双方签署尼加拉瓜运河发展项目独家商业协议。根据这项协议,香尼公司将拥有规划、设计、建设、运营并管理尼加拉瓜运河及其他潜在项目(包括港口、自由贸易区、国际机场和其他基础设施开发项目)的排他权。

王靖的模式似乎是:信威进入一个国家建设通信项目,然后王靖个人的公司抓住机会开发港口、运河等大项目,而这些项目在政治敏感的人看来都是涉及国际政治的大工程。在信威官网的一张照片上可以看到,一旦尼加拉瓜大运河、克里米亚深水港建成,将形成一个庞大的航运交通网络,颇有运筹帷幄决胜千里的战略风范。

那么,王靖能否负担运河项目的自有资金需求?王靖旗下最为市场所知的资产是信威通信集团,已在启动新一轮通过“中创信测”借壳上市计划,但因与光大金控的对赌协议纠纷而有所延缓,他目前为第一大股东,但即便是这家通信业明星企业,2012年净利润规模不过21亿元。至于他所提到“估值50亿美元的金矿”,目前难以测算。

王靖似乎不认为钱是个问题,他表示已有数家华尔街投行及主权基金表达投资兴趣,国开行及中投集团亦有可能加入,他表示香尼投资已经开始与包括大型能源企业在内的公司进行投资接洽。

在信威借壳上市的重要关口,已经有股民在猜测“其实信威上市不是为了做通信,有LTE就够了,目标就在收购大洋新河,也许借壳上市后不久就再次停牌增发收购大洋新河,50年再续50年运河控股权是多少利润看看巴拿马运河就知道。”

李嘉诚“躺枪”?

在签署协议前,王靖曾邀请尼加拉瓜代表团参观了香尼公司位于在香港环球金融中心二期18楼的总部。距离香港环球金融中心不远的“长江集团中心”大楼,华人首富李嘉诚在大厦70层办公。

很多人或许没意识到,王靖的这一大项目,直接影响到李嘉诚的生意。因为这条近300公里的尼加拉瓜大运河,抢的正是巴拿马运河的生意。

而在1997年,李嘉诚的和记黄埔集团下属的一家子公司,就通过国际竞标获得对巴拿马运河太平洋一端的巴尔博亚和大西洋一端的克里斯托瓦尔两个港口长达25年的管理权。

2005年10月,和记黄埔集团巴拿马港口公司又与巴拿马政府签署一项协议,投资10亿美元,用于巴拿马运河港口扩建工程。巴拿马运河仍在扩建中,现在装载大约4000个集装箱的货轮能勉强通过运河,扩建后装载1.2万个集装箱的货轮将能顺利通过。而王靖之所以推进尼加拉瓜大运河,正是看中了现在超级集装箱货轮无法通过巴拿马运河的窘境。

目前,尼加拉瓜与中国政府并无外交关系(1990年断交),且商务部对外投资和经济合作司去年曾发布风险提示,称该项目恐涉及哥斯达黎加与尼加拉瓜两国界河纠纷,潜在风险较大,提醒企业切勿以任何形式参与。但王靖似乎信心满满,运河项目将从中部海港城市布卢菲尔兹出发,穿越尼国中部河流,向西进入尼加拉瓜湖,避开争议地带,再通过地峡进入太平洋。

他计划在六年内把运河建成通航。那时候,和记黄埔集团对巴拿马运河港口的租期还有两年结束。

不知,到时李嘉诚会不会和王靖合作呢?

李嘉诚获得巴拿马运河港口的管理权时,曾担任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的穆勒称美军撤出后“巴拿马运河将落入中国人的手中”,“中国在需要时甚至会封锁运河”。现在,王靖要建的这条新运河更靠近美国,设计、勘探由长江水利勘探院参与,建设方可能是中铁建,运营方搞不好就是和记黄埔也不一定。到时,不知美国军方又将作何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