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世界经济 > 国际金融 >

各国外汇管理谁更“狠”

时间:2017-01-07 14:16 类别:国际金融 GDP:

央行新的《管理办法》主要针对的是金融机构,不影响企业和个人正常外汇业务办理,个人年度购汇5万美元的便利化额度也没有变化。不过,国家外汇局今年对购汇的用途进行了明确限制,除了“不得用于境外买房、证券投资、购买人寿保险和投资性返还分红类保险等尚未开放的资本项目”外,个人通过分拆方式、利用他人的年度用汇额度进行资金的违规跨世界许多国家都针对资本外逃等问题对外汇进行管理,相较于中国央行,他们的很多做法更“狠”。
美国:大额现金交易报告起点为1万美元
央行研究局首席经济学家马骏在日前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时披露,美国、加拿大和澳大利亚等主要国家的大额现金交易报告起点均为1万美元(或等值外币),而且这些国家的监管部门为打击特定领域的违法犯罪活动,依据法律授权还可以进一步下调现金交易报告标准。比如,美国监管部门发布过“特定地区报告指令”,要求佛罗里达州迈阿密地区的特定报告机构,向反洗钱监管部门报告单笔或累计金额在3000美元以上、含现金在内的指定交易。又如,法国为加强对恐怖分子的金融打击,禁止1000欧元以上的现金交易,对1万欧元以上现金存取款进行追踪,强化1000欧元以上外币兑换的证件审查。

俄罗斯:政府要求国有企业减持外汇

除了打击犯罪活动,为了维持金融稳定,一些国家也会时不时出手管制外汇。

2014年,在国际油价不断下跌和西方制裁的背景下,俄罗斯卢布一路贬值。至同年12月15日,卢布兑美元汇率跌幅创下自1999年以来的最高纪录,俄央行随后大幅上调基准利率650个基点至17%,但阻止卢布暴跌的效果并不明显。

在这样的背景下,俄罗斯采取了非正式资本管制。俄政府要求五家国有企业减少手中持有的外汇数量,将多余外汇兑换回卢布来稳定外汇市场。这五家公司主要是石油天然气公司和钻石开采公司,他们还必须每周向俄罗斯央行报告所持有的外汇数量。俄媒称,限制资金流动有时是必要措施,但在俄罗斯,这个议题具有政治敏感性。十几年前才开始放松资本流动管制,恢复管制后将勾起大家对后苏联时期金融动荡的回忆。

韩国:商业银行兑换外汇也被限制

2015年12月,在美联储进行了十年来首次加息后,新兴市场加剧了对可能出现的资本外流的担忧。韩国2016年6月就宣布了一组新的资本管制规定。

这些新规将要求银行确保足够的流动资产拨备,以应付突然的资本外流。根据新规定,从当年7月起,韩国国内银行外汇远期头寸占资本金的比例上限将从目前的30%提高至40%。对于外资银行,这一限制比例从目前的150%提高至200%。

此外,从2017年开始,商业银行需要持有的高质量流动资产与一个月内净现金需求之比将为60%,同时到2019年,这些银行应逐步将这一比率提升至80%。这在很大程度上限制了商业银行兑换外汇的自主性和可能性。

委内瑞拉:民众只能从黑市兑换美元 

 

在对外汇进行严格管控的发展中国家,委内瑞拉的例子比较极端。委内瑞拉近几年遭遇严重的经济危机,通货膨胀非常严重。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预计委内瑞拉今年的年通胀率将会上涨约700%,预计2017年的通胀率甚至将超过四位数。

自2003年以来,委内瑞拉一直保持严格的外汇管制政策,当前该国官方汇率有两种,一种是用于基本民生物资采购的保护汇率,另一种是用于一般性物资采购的浮动汇率,两者兑美元的汇率目前分别是10玻利瓦尔兑1美元和661玻利瓦尔兑1美元。虽然有数据显示,该国汇率自2016年3月以来一直在1美元兑10玻利瓦尔左右,但普通民众无法从正规渠道兑换到所需的美元,只能到黑市上交易。黑市上玻利瓦尔近期现暴跌,截至目前,大约4000多玻利瓦尔才能兑换1美元,而11月底,黑市上大约2000多玻利瓦尔可兑换1美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