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中国经济 > 重庆 >

GDP被重庆超越,可广州不认输

时间:2020-09-16 15:18 类别:重庆

GDP被重庆超越,可广州不认输

 

失落于一线城市

作为千年商都,广州是海上丝绸之路的重要起点,自秦朝以来就是岭南的中心。背靠大山,中有珠江,面朝大海,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使广州稳居三角洲C位两千多年。

甚至在清代闭关锁国之时,也保留了广州作为我国唯一一处通商口岸,随着十三洋行的富可敌国,广州的商业地位被推向了顶峰。

举办在广州的广交会,逐步发展为中国外贸的“风向标”和“晴雨表”,粤商从这里走向世界。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广州一直都是东西方交流的中心

可近年来,关于广州没落的新闻有太多。

三年前,深圳GDP总量和增长幅度双双超过广州,“北上广深”变成了“北上深广”。现在,老四的位置被重庆又追上了,以2020年上半年GDP数据来看,重庆以微弱的优势碾压广州。

GDP被重庆超越,可广州不认输

 

重庆的后来者居上,自有其道理。重庆面积是广州的11倍,人口是广州的2倍,下辖26个区、8个县和4个自治县。

但广州的排名跌落到老五,还是又一次让广州进入公众视线。事实上,近几年关于广州“跌出一线城市”地位的讨论一直没有断过。随着经济数据被深圳追平并赶超,加之杭州、成都等新一线城市的快速崛起,“广州跌出一线城市”的论调近几年甚嚣尘上。

首先来看财政方面,由于“上缴”的比例高,虽然广州的财政总收入并不低,但是刨除上缴税收后留存的一般公共预算收入,也就是地方政府的真实财政收入却并不高,甚至排在了杭州之后

以2019年为例,广州财政总收入高达6336亿,但留下的仅有1697亿,比例还不到30%;而杭州的财政总收入才3650亿,留下来的就有1966亿,比例超过50%。这意味着广州能留存下来发展本地经济的可用资金会受到影响。

再来看金融机构的本外币存款余额,这是衡量金融业的一个重要指标。从2017年开始,深圳的余额和增长就开始超过广州。深圳的前海地区一直是金融改革的急先锋,如果再对比私募、公募、信托、证券等行业,深圳在金融方面远超广州

作为一线城市,广州个税的收入排名也在下滑。个税反映了收入水平的高低,某种程度上也能反映出产业链结构,以及对于人才的吸引程度。从2019年的数据来看,广州已经跌落到了第9,个税总额371亿元,排在了厦门、杭州、珠海等城市之后,几乎是深圳740亿元收入的一半。

GDP被重庆超越,可广州不认输

 

相比于一江之隔的深圳“来了就是深圳人”的移民文化,广州这个千年的贸易之都在人才的吸引力上也已落后深圳。根据百度地图《2020年第二季度中国城市活力研究报告》,在人口吸引力指数TOP10的城市中,深圳以16.886的人口吸引力指数高居榜首,同比排名上升2位;其次是广州(15.626)、东莞(13.623)位列第二、第三。

具体到城市的毛细血管——吸引并引入人才的公司们,广州的上市公司只有112家,这个数字仅约为深圳的三分之一。至于独角兽企业,根据CB Insight最新的报告,2019年广州进入10亿美元榜单的创业公司只有5家,同样是深圳的三分之一

明星公司的出走也是坊间留下“广州不行了”的原因之一。2017年8月1日,广州恒大淘宝队晋级四强,一场低调的宴请之后,当日恒大正式迁入深圳。在广深之争中,企业的去留,往往成为区域竞争力的关键性象征。先不说广州再从头培养一家世界500强的难度,仅就一家龙头搬迁至“竞争对手”这边,其冲击就可见一斑。

岗位吸引人才,人才拉升对于住房的需求会直接反应在房价上。相对于深圳直线拉升的房价,广州的房价这些年来一直不温不火,是一线城市中的洼地。这固然有利于年轻人更轻易地拥有一套属于自己的栖居之地,但是和北上深显著的差距也让不少人开始质疑其“一线城市”的地位。

作为历史超过两千年的商都,外贸是广州的重要产业,诞生在广州的广交会,至今已有63年历史,更是有着经济晴雨表之称。

如同广州往日的荣光,广交会几十年来都有着骄人的数字。1957年至1965年,广交会初创期,出口交易额占当年中国出口总额的17%;1966年至1977年,占比达到了41.5%;在鼎盛期的1972年和1973年,出口交易额超过了当年出口总额的50%。

但早几年前,广交会的场馆内就已经开始冷冷清清,能看到老客户的身影,但订单量明显下降了很多,这也带来了酒店订房率空置,境外采购商邀请函申请量不足,客服咨询量下滑等等问题。以至于2019年开展前,广交会新闻发言人徐兵公开表示,预计采购商将面临较大压力。

相关文章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