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中国经济 > 重庆 >

GDP十强城市重新洗牌 重庆跻身前四,南京稳固“守门员”地位

时间:2020-09-27 15:59 类别:重庆

从上半年全国GDP前十强城市来看,上海、北京、深圳继续保持“三巨头”的地位,重庆超过广州,座次从上年同期的第五升至第四,疫情中心武汉尽管未公布GDP总量,但从同比-19.5%的增速来看,注定无缘前十。

从增速上看,南京以2.2%的同比增速位列十强榜第一,上榜的其他二线城市表现也好于全国水平,而北京、上海、广州、天津则集体负增长。

GDP十强城市重新洗牌 重庆跻身前四,南京稳固“守门员”地位

“北上广深”变“北上深渝”

一直以来“北上广深”占据中国城市经济头部的格局在2020年上半年被改写。重庆市以11209.83亿元的地区生产总值(GDP)超过广州市(10968.3亿元),跻身四强。

自1989年起,广州经济总量一直稳居中国第三,仅次于上海和北京。2016年,广州被同省“小弟”深圳超越,如今再被重庆超越,这一南方经济大市无疑面临巨大压力。

分析师认为,疫情之下,外需不足是造成广州经济下滑的重要因素。

对于广州和重庆的位移,苏宁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陶金对界面新闻表示,广州集聚了大量服务业,其遭受的疫情冲击相较于工业更深远。

“由于服务业集聚,城市经济更依赖于消费,而疫情之后的消费复苏不像工业部门那样能够直接得益于各类逆周期政策,缺乏政策抓手,因而速度较慢。”陶金说。

此外,广州作为中国外贸产业最为集聚的城市之一,外部环境变差对其影响也非常大,这从进出口数据就可见一斑。

从拉动经济增长的“三驾马车”来看,固定资产投资方面,上半年,重庆市同比增长0.2%,广州下降7.6%;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方面,重庆同比下降7.2%,广州下降10.4%;外贸方面,重庆进出口总额同比增长3.5%,广州则下降7.6%。

从占比较大的第二、三产业来看,上半年,重庆市第二产业增加值同比增长0.9%,第三产业增加值同比增长0.5%,而广州市第二产业增加值同比下降幅度高达7.0%,第三产业增长0.4%,均不如重庆。

陶金还指出,重庆的崛起和近年来产业从东部沿海转移至西部腹地有莫大关联。

“近几年(重庆)承接了东部地区的产业转移,工业规模扩张,享受到了本轮工业的快速复苏。”他说,而且“外来人口比例相对较小,或者说外来人口就近就业比例较大,疫情导致的人员无法返工问题能够得到较早、较好的解决。”

此外,重庆近年来逐渐培养一些新兴产业,在疫情期间利用互联网得到了较好的发展,缓解了社交隔离措施对其服务业的冲击。

 上半年重庆高新技术制造业表现尤为抢眼,电子、医药、材料和消费品产业增加值同比分别增长8.6%、2.1%、1.3%和0.9%。6月份,汽车、电子产业同比分别增长高达25.0%和12.1%。

尽管重庆经济总量超过广州,但在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数字经济研究院执行院长盘和林看来,从人均GDP、科技创新能力和文化影响力来看,重庆还不足以和广州相提并论。

“广州还是有很强发展动能的,广州经济技术开发区在新能源、新材料、生物医药等产业都有很好的布局。”他对界面新闻说,“但这并不意味着广州可以高枕无忧,广州还是要面临和一线城市的竞争。”

值得注意的是,广州和同省“小弟”深圳之间的差距正在不断拉大,上半年两地经济总量差额从去年同期的378亿元扩大到1666亿元。

造成如此局面的原因之一,陶静将其归咎于广州产业和开放政策力度都不如深圳,导致经济活跃程度也不如深圳。

“相比于广州,深圳近年来依靠政策红利吸引了更多高素质劳动力和外资的流入,形成了更加明显的集聚经济,规模最终带来了持续效率增进。”他说。

来自深圳市工业和信息化局的数据显示,上半年,深圳高技术制造业增加值同比增长2.2%,占全市规模以上工业比重为67.4%,先进制造业增加值增长2.4%,占规上工业比重为73.3%,

相比之下,广州则稍显逊色。上半年,广州高技术制造业增加值增长1.5%,占全市规模以上工业的比重为48.5%;先进制造业增加值占全市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为57.3%。

 未来广州需要调整经济结构,寻找城市的准确定位,在产业数字化和城市数字化方面发力,发展硬核产业,在打破国外技术封锁和技术孤岛方面的高精尖领域要有深入突破。

 南京前十“守门员”地位或将稳固

作为六朝古都、长三角地区重要城市之一的南京冲劲十足。7月30日,南京发布2020年上半年经济数据,GDP总量达到6612.35亿元,同比增长2.2%,总量居全国第九位,增速在十强中列第一位。

 “这是改革开放40多年来南京经济总量首次进入全国前十”。(注:2019年上半年南京市GDP为6742.59亿元,经修订后的天津GDP总量从上年的10371.16亿元调整为6556.84亿元,这意味着2019年上半年南京就已跻身中国GDP十强城市之列。)

“南京本身具有很强的科教资源,再加上近年来在产业结构升级、重大项目投资、软件业等新兴产业成长展现了雄心,预计发展后劲充足,很可能成为未来长期的前十守门员。”陶金说。

 ,南京能在今年上半年逆势增长,与加快培育新动能密切相关。

今年1-6月,南京高新技术产业投资275.79亿元、增长高达34.6%,连续五个月保持快速增长;高技术制造业增加值增长34.0%,占规上工业比重较去年同期提高6.2个百分点;集成电路、新能源汽车、智能电网、轨道交通等行业增加值分别增长49.8%、33.4%、22.5%、36.1%。1-5月,南京规模以上服务业中互联网和相关服务营业收入增长22.4%,增速高于全市规上服务业26.9个百分点,规模以上互联网广告企业营业收入增长47.9%。

 上半年南京新签约研发机构78家、新孵化引进企业1204家,新增独角兽企业3家、瞪羚企业179家、上市公司8家。

南京取得的这一系列成绩和其近年来“筑巢引凤”的人才政策不无关系。一座城市如果想推动科技创新,当然离不开人才。南京是较早加入抢人大战的省会城市之一。2018年初,南京出台高层次人才买房细则,提出高层次人才来宁买首套房可不受户籍限制,公积金最高可贷120万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