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中国经济 > 辽宁 >

东北经济如何“放虎归山”

时间:2016-03-14 14:28 类别:辽宁 GDP:

东北经济如何“放虎归山”

全国人大代表 黑龙江省省长  陆昊

 

 

  辽宁省经济下滑的背后,既有全球经济持续低迷、国内“三期叠加”相互交织带来的影响,也有自身存在的供给侧、结构性、体制性矛盾相互作用的深层次原因,以及执行国家减税降费政策和主动做实经济数据的因素

东北经济如何“放虎归山”

全国人大代表 辽宁省省长  陈求发

 

 

  推动黑龙江经济转型升级的核心,就在于加快发展动能转换和培育新的优势领域。而新旧发展动能转换的关键,在于既要改造提升传统动能,更要大力实施市场化改革、创新驱动、人才战略,提升供给侧市场主体竞争力

东北经济如何“放虎归山”

全国人大代表 吉林省省长  蒋超良

 

  吉林省的产业、产品结构,生产要素供给结构不太合理,需要搞好结构性改革,强化创新支撑,突出产业结构、区域结构、所有制结构等,进一步激发活力。这也恰恰说明东北经济存在路径依赖,内生动力不强

  近年来,东北经济增速持续下滑引起国内外关注。2015年主要经济指标虽有趋稳迹象,但前景仍不乐观,黑龙江、辽宁、吉林经济增速分别为5.7%、3%和6.5%,连续两年垫底全国后五位。

  无论是东北经济短期可能经历更大阵痛的警告,还是将东北转型列为全国重点协商议题,从国家统计局官员的分析到全国政协新闻发言人的表态,无不透露出东北各地“稳增长”与“调结构”的平衡难度加大,“促改革”与“惠民生”的任务艰巨。

  如何用新发展理念开拓东北振兴新路子,实现新常态下东北经济新突破,将深受体制机制束缚的东北经济“放虎归山”,成为摆在东北各地党政领导面前的首要任务。

  东北振兴事关全局,深入贯彻落实中央总体决策部署和习近平总书记关于东北振兴的一系列重要讲话精神,是东北振兴成败的关键。近日,全国人大代表、黑龙江省省长陆昊,全国人大代表、吉林省省长蒋超良,全国人大代表、辽宁省省长陈求发分别在十二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所属代表团驻地,接受了新华社记者独家专访。

动能转换

传统经济结构导致畸形增长,难以长期持续,必须转换发展动能

  东北是我国计划经济最典型、最集中的地区,产业结构单一、条块分割严重、历史包袱沉重。一些长期植根于资源和体制之中的传统优势产业,经济支撑能力不断下降,有的产业甚至出现负向拉动,拖累地方经济增长,加剧区域经济风险。

  自2012年起,东北三省经济增速回落。由于下滑幅度大、持续时间长,引起国内外舆论的广泛关注,成为媒体热议的“新东北现象”,一时间,“区域性塌陷”“断崖式下滑”等悲观论调流传甚广,导致人们对东北经济预期分化现象加剧。

  辽宁省省长陈求发向记者介绍,全省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PPI)已连续43个月下降,生产要素成本上升,部分行业和企业生产经营困难,工业下行压力持续加大。

  他认为,辽宁省经济下滑的背后,既有全球经济持续低迷、国内“三期叠加”相互交织带来的影响,也有自身存在的供给侧、结构性、体制性矛盾相互作用形成的深层次原因,以及严格执行国家减税降费政策和主动做实经济数据的因素。

  据了解,主动做实经济数据,也就是挤掉饱受社会各界诟病的统计数据“水分”,这一点在东北三省都有行动和成效,只是多被当成经济下滑的理由,而非扎实工作的成果。

  “传统经济结构导致畸形增长,难以长期持续,必须转换发展动能。”黑龙江省省长陆昊分析指出,黑龙江经济主要受能源工业拖累,2014年能源工业增加值负增长0.6%,2015年能源工业增加值负增长3.7%,直接拉低全省经济增速。由于原油、原煤、原粮、原木等四大传统优势领域,集中出现负向拉动,黑龙江经济下行压力依然巨大。

  陆昊认为,推动黑龙江经济转型升级的核心,就在于加快发展动能转换和培育新的优势领域。而新旧发展动能转换的关键,在于既要改造提升传统动能,更要大力实施市场化改革、创新驱动、人才战略,提升供给侧市场主体竞争力。

  有优势、有亮点、有压力,是东北经济的“基本面”。吉林省省长蒋超良说,东北经济发展遇到的是暂时性的困难和问题,而且是在新一轮东北振兴取得巨大成果后,在新阶段遇到的新问题,所以,唱衰东北的论调和判断完全错误,也是站不住脚的。

创新支撑

从结构性优势出发,强化创新支撑,解决动力不足问题

  实践表明,体制机制问题一直严重制约东北发展,破除体制机制障碍,形成一个同市场完全对接、充满内在活力的体制机制,是推动东北老工业基地振兴的治本之策。

  提起市场化改革,陆昊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切入点,将黑龙江市场经济意识不强、驾驭和运用市场能力不够、市场主体活力不足、市场化程度不高等现状,具体化为“整体性忽略营销、忽视资本市场作用、资源配置市场化程度低、大量公共资源固化在不创造财富的非生产性部门和发展环境存在明显差距”等五种“慢性病”。

  黑龙江针对这些问题开出具体“药方”,着力推动市场机制的完善。以资源配置市场化改革为例,黑龙江对集中供热热源、矿产资源及其精深加工、风能、光伏资源等采取公开招投标方式进行市场化配置,效果非常明显。近几年矿产资源共公开招拍挂成功转让90宗,超出底价近4亿元;四煤城采煤沉陷区棚改大宗建材省级招标采购,节省资金近10亿元。

  “吉林省的产业、产品结构,生产要素供给结构也都不太合理,需要搞好结构性改革,强化创新支撑,突出产业结构、区域结构、所有制结构等,进一步激发活力。”蒋超良认为,这也恰恰说明东北经济存在路径依赖,内生动力不强。

  吉林省从结构性优势出发,解决动力不足问题。蒋超良说,发挥优势就是抢抓机遇,发挥老工业基地振兴优势,加快创新发展;发挥国家重要商品粮基地优势,加快统筹发展;发挥沿边近海优势,加快开放发展;发挥生态资源优势,加快绿色发展;发挥科教、人才、人文优势,加强社会治理创新,加快安全发展。

  “习近平总书记提出要扬长避短、扬长克短、扬长补短,向经济建设这个中心聚焦发力,打好发展组合拳,奋力走出全面振兴新路子。”陆昊总结认为,这就要求我们眼睛向内,找准自己的“长处”和“短板”。除了推动传统行业转型升级外,我们选择国内总需求有增长空间、黑龙江有明显供给优势的领域为突破口,寻找经济发展新优势产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