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中国经济 > 浙江 >

浙江省各市GDP:杭州宁波之后,温州绍兴嘉兴迅速鹊起

时间:2020-07-09 16:49 类别:浙江

对于浙江省来说,2019年无疑是丰收的一年。简单来说,省内两大代表性城市省会杭州和副省级市宁波,在年度的中国城市经济体量总榜上,均有排名上的提升。

从目前公开渠道上可以得到的数据看,2019年度杭州市全国城市排名上升1位,从去年的全国第10位升至第9位;宁波市全国城市排名上升3位,从去年的全国第15位升至第12位。

从全国乃至全球的经济大形势来看,2019年显然是整体经济发展进一步承压,各国各地经济增长难度进一步加大的一年。为什么在这样的大环境下,浙江省依旧能够“逆势”坚韧向上,各项数据持续向好,这值得我们思考与关注。

2019年浙江省整体经济发展状况

浙江省各市GDP:杭州宁波之后,温州绍兴嘉兴迅速鹊起

开篇还是先要了解浙江省2019年度整体的经济发展情况,这里我们依旧是从众多的年度相关经济数据中,挑选出最有价值也是必须要了解的一部分——

2019年末,浙江全省常住人口5850万人,比上年末增加113万人。其中,男性人口3005万人,女性人口2845万人,分别占总人口的51.4%和48.6%。全年出生人口60.9万人,出生率为10.51‰;死亡人口32.0万人,死亡率为5.52‰;自然增长率为4.99‰。城镇化率为70.0%。

全年地区生产总值(GDP)62352亿元,比上年增长6.8%。其中,第一产业增加值2097亿元,第二产业增加值26567亿元,第三产业增加值33688亿元,分别增长2.0%、5.9%和7.8%,第三产业对GDP增长的贡献率为58.9%。三次产业增加值结构为3.4︰42.6︰54.0。人均GDP为107624元(按年平均汇率折算为15601美元),增长5.0%。

全年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16157亿元,比上年增长6.6%。其中,国有及国有控股企业增长4.7%,私营企业增长8.0%;外商投资企业增长2.1%,港澳台商投资企业增长6.1%。17个传统制造业增加值增长6.4%。规模以上工业销售产值71000亿元,增长3.7%,其中,出口交货值11973亿元,增长1.3%。规模以上工业新产品产值率为38.2%,比上年提高2.4个百分点。

全年固定资产投资比上年增长10.1%。非国有投资增长6.8%,占66.0%;民间投资增长7.2%,占61.5%。交通投资、高新技术产业投资、民间项目投资、生态环保和公共设施投资分别增长16.3%、21.8%、13.7%和4.1%。工业投资、制造业投资和装备制造业投资分别增长9.7%、12.9%和13.2%。

全年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27176亿元,比上年增长8.7%。按经营地统计,城镇消费品零售额22432亿元,增长8.5%;乡村消费品零售额4744亿元,增长9.7%。按消费类型统计,商品零售额24205亿元,增长8.6%;餐饮收入额2972亿元,增长9.4%。

全年货物进出口总额30832亿元,比上年增长8.1%。其中,出口23070亿元,增长9.0%,出口占全国的13.4%,份额比上年提高0.5个百分点;进口7762亿元,增长5.8%。民营经济出口18415亿元,增长11.5%,占出口总额的79.8%,比重比上年提高1.8个百分点。

全省公路总里程12万公里,其中高速公路4643公里。共有民航机场7个,全年旅客吞吐量7015万人,其中发送量3600万人。铁路、公路和水运完成货物周转量12391亿吨公里,比上年增长7.4%;旅客周转量1129亿人公里,增长2.3%。全省规模以上港口完成货物吞吐量17.2亿吨,增长11.0%。

年末全部金融机构本外币各项存款余额131299亿元,比上年末增长12.7%,其中人民币存款余额增长12.8%。住户本外币存款余额53733亿元,增长15.7%。全部金融机构本外币各项贷款余额121751亿元,增长15.1%,其中人民币贷款余额增长15.6%。年末主要农村金融机构(农村信用社、农村合作银行、农村商业银行)人民币贷款余额16472亿元,比年初增加2526亿元。

全年全省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为49899 元,比上年增长8.9%,扣除价格因素增长5.8%。按常住地分,城镇和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分别为60182和29876 元,增长8.3%和9.4%,扣除价格因素分别增长5.4%和6.0%。全省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中位数为44176元,比上年增加4091元,增长10.2%。低收入农户人均可支配收入增长13.1%。

全省居民人均生活消费支出32026元,比上年增长8.7%,扣除价格因素增长5.6%。按常住地分,城镇和农村居民人均生活消费支出分别为37508和21352元,增长8.4%和8.3%,扣除价格因素分别增长5.4%和4.9%。

2019年浙江省各地市的表现情况

浙江省各市GDP:杭州宁波之后,温州绍兴嘉兴迅速鹊起

在过去的一段时间内,我们陆续安排了一些省份的分地市年度经济数据。我不知道大家有没有关注到一点,就是绝大多数省份,内部各地市的经济表现开始出现越来越大的不稳定。

在过去的十年间,我们认为每年各省各市的经济持续、正向甚至大幅增长,是理所当然的。但是差不多从近两三年开始,我们陆续发现不少省份的地市,经济数据出现较大幅度的波动。

这种波动幅度,远不是变动一两个百分点这么简单,而是动辄变化三四个百分点的跳水。甚至去年正增长,今年负增长的情况,也开始变得不再稀奇。

稳定,几乎成为所有省份和地市在各自的年度经济公报开篇时,一定会首先提到的经济发展方向关键词。在当下的大变之际,能够做到所有地市正常稳定发展,足可谓之优秀。

浙江省各市GDP:杭州宁波之后,温州绍兴嘉兴迅速鹊起

结合2019年全国整体及头部城市的经济增速表现,我们认为普通地市能够在当年度保持在6%以上增速的,都可以称之为“发展稳健”。

而低于5%的地市,则是需要特别关注的。如果这些地市已经在过去的两到三年间持续低于同期全国或全省经济增速均值一到两个百分点甚至更多,我们大概率上可以视为其经济发展负向拐点已经出现,未来很可能会出现持续性的经济回落。

从上述2019年度浙江省11个地市的GDP实际增速来看,除台州市外的其余10个地市,GDP增速都保持在了6%以上。其中,温州、绍兴、嘉兴、湖州、丽水、舟山等多个地市,年度经济增速都超过了7%,并且不乏8%、9%这样的突出表现地市。

而纵观2019年度浙江11地市各自的经济体量所处区间,我们可以发现浙江省内地市的梯队分布呈现出非常鲜明的“橄榄型”。即发展潜力巨大的中等城市数量最多,这可以最大限度降低全省经济发展的不稳定因素,保证在未来较长时间内全省整体的稳健经济表现。

从目前国内绝大多数省份的内部地市经济梯队来看,其中绝大多数均为金字塔形。这种特征下的地市梯队,整体来看未来发展过程中会出现非常典型的前后梯队城市脱节情况,即头部城市发展愈强,尾部城市发展就愈弱。最终在头部城市进入城市发展成熟期时,尾部城市无法进入快速发展期,最终城市梯队出现断档情况。

在浙江省内的11个地市中,头部城市由两座万亿GDP阵营成员杭州和宁波构成,成为区域人口流入、技术创新和产业升级的领队者。尾部城市是三座人口相对较少、自然环境突出的衢州、丽水和舟山构成。

而中间的,则是6座无论经济体量还是增长速度表现都可圈可点的温州、绍兴、嘉兴、台州、金华、湖州等城市。这些城市在区位上分布均匀,不存在绝对的局部扎堆,有效地保证了全省经济整体均衡发展,全省居民均富效应的产生。

这里,我们重点将杭州与宁波两市的年度经济数据重点分享给大家。特别是两市的人均可支配收入相关数据,我建议大家可以重点关注。当我们讨论浙江时,突出的人均可支配收入,显然是重点中的重点。

杭州:2019全年地区生产总值15373亿元,比上年增长6.8%,其中第一产业增加值326亿元,第二产业增加值4875亿元,第三产业增加值10172亿元,分别增长1.9%、5.0%和8.0%。三次产业结构调整为2.1:31.7:66.2,杭州人均地区生产总值达152465元。

全年民营经济增加值9378亿元,占GDP的61.0%,比上年提高0.5个百分点。全年财政总收入3650.0亿元,增长5.6%;一般公共预算收入1966.0亿元,增长7.7%,其中税收收入1791.2亿元,增长8.5%,占一般公共预算收入的91.1%。

年末杭州常住人口1036.0万人,比上年末增加55.4万人,其中城镇人口813.3万人,占常住人口的78.5%,比上年末提高1.1个百分点。

浙江省各市GDP:杭州宁波之后,温州绍兴嘉兴迅速鹊起

宁波:2019全年宁波实现地区生产总值11985亿元,按可比价格计算,同比增长6.8%。分产业看,第一产业实现增加值322亿元,增长2.3%;第二产业实现增加值5783亿元,增长6.2%;第三产业实现增加值5880亿元,增长7.6%。三次产业之比为2.7∶48.2∶49.1。按常住人口计算,宁波人均地区生产总值为143157元。

全年宁波完成财政总收入2784.9亿元,比上年增长4.9%,其中一般公共预算收入1468.5亿元,增长6.4%。宁波完成一般公共预算支出1767.9亿元,增长10.9%。

全年宁波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56982元,比上年增长8.7%。按城乡分,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64886元,增长7.9%,扣除价格因素影响,实际增长4.8%;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36632元,增长8.9%,实际增长5.7%。城乡居民人均收入倍差为1.77。

宁波居民人均生活消费支出33944元,增长5.4%。按城乡分,城镇居民人均生活消费支出38274元,增长4.3%;农村居民人均生活消费支出22797元,增长7.3%。

杭州宁波之外,温州绍兴嘉兴迅速鹊起

浙江省各市GDP:杭州宁波之后,温州绍兴嘉兴迅速鹊起

在目前的中国区域经济中,对于省会、副省级市等高行政级别地市,万亿GDP是一个非常基础的门槛。如果作为高行政级别地市,经济规模尚且无法在现阶段达到这一基础门槛,就意味着其经济实力存在较明显短板,无法真正实现其区域中心城市地位,更也就难以谈接下来为周边地市人口提供更多就业机会,拉动和辐射周边地市的未来发展。

当然,以上标准始终都是动态变化的。从2019年开始,特别是在接下来的2020年,我们认为曾经的区域中心地市的经济总量,新的门槛已经进一步提升到了1.5万亿左右。而普通地市中的领先者门槛,也朝着7000亿甚至更高迈进。

两者之间的关系,事实上始终都是一个倍数的差别。当我们在讨论一个地区经济正副中心城市时,副中心经济体量能够达到正中心的一半时,其真正作用往往才能够得以彰显。而如果所谓的副中心城市经济体量过小,比如甚至达不到正中心的三分之一,那么即使通过一些强政策手段引导,副中心依旧很难真正有效被竖立起来。

特别难能可贵的是,浙江省内的二梯队代表城市的人均可支配收入情况,非常乐观。无论是对比同期全国还是全省数据,均有不错的表现。和省内的头部城市杭州、宁波相比,相差也并不太多。这意味着,这些地市的居民,其生活水平是真正意义上有所保证的。

通过2019年浙江省分地市的经济数据我们发现,在杭州和宁波之外,温州、绍兴、嘉兴、金华、湖州等多个地市经济发展表现均非常令人感到欣慰。

和江苏的苏南苏北经济差异相似,浙江省内长期以来浙北也比浙南整体发展水平要更领先一些。浙北地区靠近长江和上海,是最早的长三角核心区域。

从目前的形势看,在杭州和宁波两大省内头部城市经济发展达到一定阶段后,浙北其余的绍兴、嘉兴、湖州均迎来了经济快速发展的黄金时期。原本即得天独厚的区位优势,再结合长三角一体化国家战略的全面铺展,使得未来长三角核心地区的苏南浙北地区,未来将无一弱市。

更为难的是,苏中的金华和苏南的温州两市,发展势头同样迅猛。从经济规模来看,两市已经逐渐具备成为区域副中心的经济实力。这也就是说,在不远的未来,浙江省内多点开花,全域富强,大局已定。

这里,我同样选择了浙江省内二梯队城市中的两个代表,温州和嘉兴。建议大家同样是特别关注下两市的人均可支配收入情况,这对于大家,特别是外省朋友更直观地了解浙江省内三线中小城市的真实经济实力与潜力,有很好的帮助——

温州:2019年温州生产总值(GDP)6606.1亿元,按可比价计算,比上年增长8.2%。分产业看,第一产业增加值151.7亿元,增长2.1%;第二产业增加值2811.9亿元,增长6.1%;第三产业增加值3642.5亿元,增长10.1%。国民经济三次产业结构为2.3∶42.6∶55.1。人均地区生产总值71225元,增长7.7%。

全年温州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51490元,比上年增长9.7%,扣除价格因素增长7.3%。按常住地分,城镇居民和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分别为60957元和30211元,增长8.7%和9.9%,扣除价格因素分别增长6.4%和7.5%。低收入农户人均可支配收入10973元,增长13.5%。

嘉兴:2019年嘉兴生产总值(GDP)5370.32 亿元,比上年增长7.0%。其中,第一产业增加值 120.89亿元,增长2.1%;第二产业增加值2892.55亿元,增长5.9%;第三产业增加值2356.88亿元,增长8.5%。三次产业结构调整为2.2:53.9:43.9。按常住人口计算,全年人均生产总值112751元,增长8.6%。

2019年,嘉兴市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61940元,较上年增长7.8%,剔除价格上涨因素,实际增长 4.8%;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37413元,增长9.1%,剔除价格因素影响,实际增长6.0%。城镇居民人均生活消费支出35435元,增长9.5%;农村居民人均生活消费支出23824元,增长9.7%。

从浙江居民人均收入构成,再谈消费

浙江省各市GDP:杭州宁波之后,温州绍兴嘉兴迅速鹊起

在我们一直以来关注区域经济的各项指标中,我们最终想要得到的答案,事实上只有一个:如何让区域内的居民生活得更好。当然,与之关联的一个话题是,如何找到生活更好的区域。

在各类媒体上,我们时常能够看到,关于实现全国富强和全民小康的各类标语。但我个人认为,现阶段国内能够真正称之为整体富强与全民小康的区域,依旧是屈指可数的。在已经实现的地区,如果我们只讨论覆盖面积和人数,那么广义的长三角地区无疑是表现最为突出的。

在长三角一市三省当中,如果对比同期全国各项民生相关数据,江浙沪三地基本上已经可以称之为全域小康,苏南浙北地区可以称之为整体富强。安徽全域加入长三角的时间较晚,当下发展虽然十分迅猛,但是未来依旧需要十到二十年的时间,才能真正意义上实现长三角地区的全域富足。

今天我们关注的是浙江,所以我们重点汇总和整理的,也是关于浙江省收入方面的相关数据——

根据此前国家统计局的相关数据显示:2019年全年全国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30733元,比上年增长8.9%,扣除价格因素,实际增长5.8%。全国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中位数26523元,增长9.0%。

按常住地分,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42359元,比上年增长7.9%,扣除价格因素,实际增长5.0%。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中位数39244元,增长7.8%。

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16021元,比上年增长9.6%,扣除价格因素,实际增长6.2%。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中位数14389元,增长10.1%。

浙江省各市GDP:杭州宁波之后,温州绍兴嘉兴迅速鹊起

而根据浙江省统计局的相关数据显示:2019年全年全省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为49899元,比上年增长8.9%,扣除价格因素增长5.8%。

按常住地分,城镇和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分别为60182和29876 元,增长8.3%和9.4%,扣除价格因素分别增长5.4%和6.0%。

对比同期全国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数据,我们可以发现——

整体来看,2019年浙江省人均可支配收入高于全国人均可支配收入19166元,领先全国均值六成以上;

城镇方面,2019年浙江省城镇人均可支配收入高于全国城镇人均可支配收入17823元,领先全国均值四成以上;

农村方面,2019年浙江省农村人均可支配收入高于全国农村人均可支配收入13855元,领先全国均值八成以上。

按照国家统计局针对全国居民五等份收入分组方法,即低收入组人均可支配收入7380元,中间偏下收入组人均可支配收入15777元,中间收入组人均可支配收入25035元,中间偏上收入组人均可支配收入39230元,高收入组人均可支配收入76401元。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