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各国经济 > 美洲 > 美国 >

美国劳动力市场怎么了?

时间:2015-11-17 08:52 类别:美国 GDP:

美国劳动力市场怎么了?

2014年,在美国壮年(25岁至54岁)男性当中,有12%(接近八分之一)既没有工作,也不在找工作。这与意大利的比例非常接近,并且远高于七国集团(G7)中的其他成员国:英国是8%,德国和法国是7%,而日本只有4%。

同年,美国壮年女性当中既没有工作也不在找工作的比例是26%,基本上与日本一样,仅仅比意大利低。对赚取丰厚收入本应是一项重要责任的壮年美国男女来说,美国劳动力市场表现异常糟糕。那么,出了什么事?(见文章下端的图表)

美国的辩论聚焦于16岁以上人群劳动参与率在危机后下降。他们的劳动参与率从2009年初的65.7%降至2015年7月的62.8%。美国经济顾问委员会(Council of Economic Advisers)的数据显示,其中1.6个百分点的降幅是老龄化导致的,有0.3个百分点是(逐渐减弱的)周期效应导致的。还有大约1个百分点的下降未得到解释。该委员会前主席、现任职普林斯顿大学(Princeton)的艾伦•克鲁格(Alan Krueger)认为,许多长期失业者放弃了找工作。于是长期的周期性失业导致了劳动力大军的持续缩减。

因此失业率的下降可能有两个相反的原因:受欢迎的原因是人们找到了工作,不受欢迎的原因是人们放弃了找工作。

幸运的是,在美国,自危机以来前者的因素超过了后者。自2009年达到10%的峰值以来,(国际可比基础上的)整体失业率下降了5个百分点。整体而言,因劳动参与率下降而导致失业率下降的比例不会超过四分之一。美国失业率的相对表现也非常好:在2015年9月,美国失业率与英国差不多,略高于德国和日本,但远低于欧元区整体的10.8%。

那么按同类国家的标准衡量,美国周期性失业的表现至少也是很不错的。然而,正如美国总统在《2015年经济报告》(2015 Economic Report)中指出的那样,英国的劳动参与率在“大衰退”(Great Recession)之后没有出现任何下降,尽管英国的老龄化趋势与美国类似。即使从周期性角度来看,美国劳动参与率的下降也令人担忧。然而,最令人担忧的必定是更长期的趋势。对壮年成年人来说尤其如此。

 

美国劳动力市场怎么了?

 

在1991年,美国壮年男性中既没有工作也不找工作的比例仅为7%。因此自那以后消失的潜在求职者比例上升了5个百分点。在英国,同期退出劳动力市场的壮年男性比例仅仅从6%升至8%。在法国,该比例从5%升至7%。因此,据称僵化的法国劳动力市场,在将壮年男性留在劳动力大军方面做得比灵活的美国劳动力市场更好。此外,从二战后不久开始,美国男性劳动参与率一直在下降。

壮年女性劳动参与率的情况同样令人吃惊。在美国,女性劳动参与率直至2000年一直强劲上升,到2000年已处于领先水平。在G7成员国当中,只有美国的壮年女性劳动参与率自那以后持续下降。日本一度远远落后,现在已经赶了上来。

 

美国劳动力市场怎么了?

 

如何解释美国壮年男女长期如此大规模地退出劳动力市场?赋闲也能安逸生活不可能是合理的解释,因为在高收入国家当中,美国的福利制度是最不慷慨的。不可能是较高的最低工资水平阻碍了就业创造、从而让低技能工人放弃寻找工作。经合组织(OECD)的数据显示,2014年,美国实际最低工资水平较英国低20%,而且远低于法国的慷慨水平。此外,在经合组织当中,美国的劳动力市场监管最为宽松。

那么如何解释这些趋势?就壮年女性来说,缺乏可负担得起的育儿服务似乎是一个合理的解释。社会显然打定主意,不想出钱让女性留在职场。

 

美国劳动力市场怎么了?

 

另一个可能的解释是,劳动力市场的灵活性允许雇主用年轻人和老年人代替壮年劳动者。美国年龄在15岁到24岁之间人群的劳动参与率相对较高。同时美国65岁以上人群的劳动参与率大幅上升——从2000年的13%升至2014年的19%,在G7成员国当中,美国这一比例仅落后于日本。对居住在美国特大都市的劳动者来说,较低的最低工资水平和高昂的交通成本或许也让低工资工作不划算。尤其就男性而言,大规模监禁产生了有犯罪记录的庞大人群,这可能也有助于解释他们为何很难找到工作从而退出劳动力市场。

最后,壮年人口劳动参与率下降真的重要吗?答案是肯定的:如果许多人认为他们在劳动力市场赚不到足够的钱养家糊口就很重要;如果妈妈们失去与就业市场的联系就很重要。美国壮年人口在劳动力市场中的比例持续下降表明该市场严重失灵。它值得人们关注和分析,更要求人们采取行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