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各国经济 > 美洲 > 美国 >

美国2016年GDP增速创五年最低 今年有望加快

时间:2017-01-30 22:35 类别:美国 GDP:

美国商务部的数据显示,2016年第四季度经通胀和季调后的GDP初读为增速1.9%,几乎从第三季度的增速3.5%砍半,也低于市场普遍预期的增速2.2%;2016年全年美国GDP增速仅为1.6%,是自2011年以来的最低。

  占美国经济比重三分之二的消费支出在第四季度增幅2.5%,为季度GDP增幅贡献1.7%。对服务业和耐用品的支出环比减少,导致整体消费支出从第三季度的3%增速回落。税后家庭可支配收入季度增幅3.7%,保持了较高增长率,但年度增幅为1.5%,创三年最低。

  第四季度的家庭住宅投资年化增幅10.2%,为季度GDP增长贡献0.37%,也扭转了此前连跌两个季度的颓势。政府支出的季度增幅1.2%,尽管联邦政府削减了国防军事支出,但州和地方政府加速投资,有效提振了季度GDP。

  最令人瞩目的则是商业投资与库存数据。商用固定投资额季度增幅2.4%,比第三季度的增幅跳涨了1个百分点,既是2015年三季度以来的最大增幅,也实现了三个季度连涨。设备投资在连跌四个季度后跳涨3.1%,对采矿、钻井等硬件设备的投资增长24.3%,反映了油气开发活动伴随油价反弹而强势复苏。对软件及研发等知识产权产品的投资也增长迅猛,令整体商业投资为第四季度的GDP增幅贡献了0.3%,是五个季度以来最高。

  商业库存则为季度GDP增幅贡献了整整1个百分点,将对第三季度GDP增幅的贡献率翻倍,成功扭转了连续五个季度拖累GDP的颓势。第四季度的累计库存额为487亿美元,是第三季度71亿美元累计额的近七倍。

  但第四季度的出口额下跌4.3%,为2015年第一季度以来最低。这一数字将季度GDP增幅抹去1.7个百分点,是自2010年第二季度以来出口对GDP的最大拖累幅度。原因在于大豆的出口量骤降,此前由于阿根廷和巴西大豆欠产,主要发展中国家对美国的大豆进口需求激增,导致去年第三季度美国的出口增幅为10%。

  有专家认为,特朗普的贸易政策和美国大选以来的美元涨势,都令国际贸易成为2017年最值得关注的话题。一旦特朗普发起对中国和墨西哥等美国最大出口国的贸易战,将影响到未来美国的GDP增幅。

  美国国会预算办公室(CBO)本周预期,美国GDP在2017年增长2.3%,在2018年增1.9%。由于1940到60年代出生的“婴儿潮一代”面临退休,导致劳动生产率和劳动力增长保持较低位置。

  美联储主席耶伦也在上周的讲话中重申,单位劳动生产率持续偏低拖累了经济增速,而全球经济增长都面临困境,继续受到金融危机带来的压力,预期这些因素在短到中期内都会制约美国的经济复苏。

  事实上,美国在金融危机后期就进入了稳定低速发展的阶段。2009年中期以降的平均年化GDP增速保持在2.1%,远低于1980到2000年的平均增速3.5%,也是1949年以来的最低值。智库NABE主席Stuart Mackintosh认为,美国经济慢速增长也成为了“新常态”,有80%参与该机构问卷调查的经济学家预期,未来五年美国的平均GDP增速不超过2.5%。

  但市场人士相信,现阶段商业投资的增加、消费支出的旺盛,以及特朗普上任后即将采取的减税、减少监管和扩大基建等政策,还是会提振美国经济。PNC金融服务集团首席经济学家Stuart Hoffman在接受《华尔街日报》采访时表示,虽然美国经济行进在慢速通道中,“但消费支出较为稳定,商业投资有望实现向上突破,鉴于当前的经济和政策环境,预计2017年美国经济增速还会持续”。纽约联储银行的经济学家预测,2017年第一季度的GDP增速提升至2.7%。

  尽管特朗普在竞选时承诺10年内创造2500万个工作岗位,将年度GDP增速提升至3.5%甚至更高,但多数专家认为并不太可能实现。CBNC撰文指出,特朗普的经济政策还不甚明朗,如果政府大举借贷来扩大基建,会产生过度提高通(胀率的风险,将打压真实GDP的增幅。移民政策的修改可能导致部分地区劳动力不足,也会造成经济损失。而且过去五年间,出口已经占到了美国GDP的13%,一旦发起对中国和墨西哥的贸易战,也将有损于美国产品的出口,反过来损害美国经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