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各国经济 > 亚洲 > 中国 >

我国已有10个省份人均GDP超过1万美元

时间:2016-03-21 10:51 类别:中国

“按两个翻一番目标,到2020年中国人均国内生产总值将达到1.1万美元,基本跨越中等收入阶段进入高收入国家行列,这无论对中国还是对世界都具有重大的意义。”今日,在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主办的“中国发展高层论坛2016年会”经济峰会上,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王一鸣如是说。

王一鸣表示,“十三五”规划是中国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收官规划,中国政府确定了到2020年国内生产总值和城乡居民收入比2010年翻一番的目标。事实上,按2015年平均汇率计算,中国31个省份中已有10个省份人均GDP超过1万美元,这些省份常住人口数量总和超过5亿人。

附发言实录:

尊敬的各位来宾、女士们、先生们:

上午好。首先请允许我代表会议主办方,欢迎大家在春暖花开的季节再次相聚景色秀美的钓鱼台,参加一年一度的中国发展高层论坛。

今年论坛的主题是“新五年规划时期的中国”。“十三五”规划是中国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收官规划,中国政府确定了到2020年国内生产总值和城乡居民收入比2010年翻一番的目标。事实上,按2015年平均汇率计算,中国31个省份中已有10个省份人均GDP超过1万美元,这些省份常住人口数量总和超过5亿人。按两个翻一番的目标,到2020年中国人均国内生产总值将达到1.1万美元,基本跨越中等收入阶段进入高收入国家行列,这无论对中国还是对世界都具有难以估量的意义。

过去一个时期,中国经济经历了深刻调整。这主要表现在:

第一,经济增速在波动中持续下行。2011年经济增速从两位数增长跌入个位数,增速持续放缓已有5年,2015年继续回落到6.9%,为1990年以来最低。但增速放缓符合增长阶段变化的内在逻辑,过去5年中国经济年均增长7.8%,与高速增长阶段结束前5年日本(1969-1973年)6.5%和韩国(1993-1997年)7.4%的增速相比,中国经济增速回落是一个相对缓和的过程。

第二,一系列重大的阶段性变化集中显现。从需求端看,“住”“行”的市场需求明显变化,房地产开发投资和汽车消费正在从过去两位数高速增长回落到个位数甚至逼近零增长,钢铁、水泥等工业部门产量出现负增长,需求结构向多样化、高端化、服务化转换。从供给端看,2012-2015年中国16-59岁的劳动年龄人口累计减少约1300万人,人口数量红利快速消失,储蓄率缓慢下调,土地和环境硬约束进一步强化。可以说,经济增速放缓正是供需结构变化的反映。

第三,期盼多年的经济转型已有实质性启动。持续多年的投资和出口拉动型经济增长,转向更加依靠消费、服务业和内需拉动。2015年中国消费增速自1999年以来首次超过投资增速,消费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达到66.4%,过去五年也一直稳定在50%以上。中国拥有全球最多的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用户,2015年网上商品零售额比上年增长31.6%,网购零售额占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接近11%。服务业比重达到50.5%,高于第二产业10个百分点,这有利于改善就业和收入分配。城镇化率超过55%,高速铁路和公路网建设使城市间要素流通更为便捷,提高了资源配置效率。上述变化表明,中国经济转型已经启动。

中国经济转型是世界经济史上规模最大的经济转型,面临的挑战和阵痛也前所未有。特别是在全球经济低迷,金融市场动荡,新兴市场脆弱性上升背景下,经济转型中的结构性矛盾和财政金融风险进一步凸显。当前,重化工业部门产能严重过剩,投资的边际拉动作用减弱,金融领域违约风险开始暴露,不良债务和隐性失业等潜在风险显性化的压力增大。解决这些问题,难以单纯依靠需求扩张和刺激政策,必须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用改革的办法矫正价格和市场扭曲,提高资源配置效率,推动经济在更高水平上重构新平衡。

作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中国经济转型对全球经济再平衡具有重大意义。过去几年,中国经济增速虽有放缓,但仍以占世界近八分之一的经济总量,对全球增长作出了四分之一的贡献。去年,在全球贸易萧条的情况下,中国进口规模仍达1.68万亿美元,对外直接投资达到1180亿美元,全年还有超过1.2亿人次出境,境外消费超过1000亿美元。中国经济从未如此融入世界,与世界经济的互动关系从未如此密切。中国需要适应这种变化,国际社会也需要适应这种变化。

近期,国际上高度关注中国经济对全球经济的“溢出效应”,特别是中国去年8月人民币汇率中间价形成机制改革和今年1月股市波动,引发全球金融市场的高度关注,凸显了加强宏观政策沟通共同应对挑战的紧迫性。中国需要学习在开放经济条件下管理市场预期的经验,国际社会也需要适应中国经济转型带来的变化。

当前全球经济仍处在深度调整中。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已过去8年,但危机的阴霾并未散去。2015年增速是近6年最低的,今年初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又下调全球增长预期。主要经济体实施了史无前例的宽松货币政策,但全球经济仍陷入低增长困境,面临总需求不足、债务高企、大宗商品价格下跌、贸易增速连续4年低于GDP增速、全要素生产率增速放缓等问题。这些问题虽有周期性因素在起作用,但深层次原因是结构性问题,需要启动新一轮结构性改革,促进全要素生产率重回上升轨道,推动全球经济进入“强劲、可持续、平衡增长”的轨道。

展望新的五年,中国将加快经济转型的步伐,结构调整、技术创新、动力转换等因素都可能改变已有的经济变量平衡关系。中国已做出了全面深化改革的战略部署,在保持总需求适度增长的同时,将着力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以更有效地应对经济再平衡带来的挑战。我们有理由相信,经济转型不仅将为中国实现2020年发展目标创造条件,也将对全球经济再平衡做出应有的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