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各国经济 > 亚洲 > 中国 >

2020年中国GDP总量或不止90万亿

时间:2016-04-11 14:54 类别:中国

【经济增长】

  今年的经济增长目标设为6.5%-7%,这在历史上虽不是第一次,但也是比较罕见的。这体现了本届政府区间调控、相机调控的新思路。

  GDP区间设定体现相机调控思路

  政府工作报告将今年的经济增长目标设为6.5%-7%,这在历史上虽不是第一次,但也是比较罕见的。这体现了本届政府区间调控、相机调控的新思路。

  与此类似,今年的进出口增速也没有设定具体数字目标,而只是提及“回稳向好”,背后的原因可能是外贸形势不明朗,做数字预测比较困难。实际上,去年的进出口增速(-8%),就没有实现年初政府工作报告设定的目标(6%)。

  2020年GDP或不止90万亿

  政府工作报告提出到2020年“我国经济总量超过90万亿元”。2015年GDP为67.7万亿元,如果假设2020年GDP为90万亿元,则“十三五”期间名义GDP每年平均增长5.9%。如果按照政府工作报告要求的“‘十三五’时期经济年均增长保持在6.5%以上”,那么,除非名义GDP增速长期低于实际GDP增速、通缩长期存在,否则,到2020年我国GDP增速一定显著高于90万亿。

  如果排除长期通货紧缩的可能性,那么2020年GDP不会仅仅有90万亿元。如果假设名义GDP增速比实际GDP增速高1个百分点,则到2020年GDP将达到97万亿元,甚至可能突破100万亿元大关。若届时人民币兑美元升值至6:1,则2020年中国的GDP就相当于美国2013年的水平。

  这意味着,90万亿和6.5%增速的提法,都是留有相当余地的。

  城镇化进程将推进户籍制度改革

  政府工作报告提出“到2020年,常住人口城镇化率达到60%、户籍人口城镇化率达到45%”。而截至2015年,常住人口城镇化率已经为56%,而户籍人口城镇化率只有37%。由此来看,未来五年常住人口城镇化率将提高4个百分点,户籍人口城镇化率则会大幅提高8个百分点,后者是前者的两倍。

  一方面,这意味着未来户籍制度改革会加快,破除阻碍人力资源城乡自由流动的藩篱;另外一个方面,居住证的含金量也会大幅度提高,城镇里的非户籍人口,可以通过居住证享受与城镇户籍人口同等的社会保障待遇。政府工作报告指出:“居住证具有很高的含金量,要加快覆盖未落户的城镇常住人口,使他们依法享有居住地义务教育、就业、医疗等基本公共服务。”居住证和户籍的并行,有利于兼顾城镇常住人口的不同流动性,保持劳动力市场的灵活性。

  【货币政策】

  今年政府工作报告强调稳健的货币政策要“灵活适度”,相对于此前的“松紧适度”,是个新提法。同时首次明确给出了社会融资余额增速13%的数量目标,给同比而非额度,避免造成“大放水”“强刺激”的误解。

  “灵活适度”避免大放水误解

  今年政府工作报告对2016年货币政策的表述有两点新意:

  一是强调稳健的货币政策要“灵活适度”,相对于此前的“松紧适度”,是个新提法。主要原因是,单纯从对经济调控的角度,“新常态”下的货币政策松紧水平经过几年的实践,已经确定,无需继续讨论,但自去年以来,国内外金融市场却更多呈现瞬时多变的特点,需要“灵活”应对,确保市场总体平稳,阻断可能出现的负面溢出,消除系统性风险的隐患。

  二是首次明确给出了社会融资余额增速13%的数量目标。以前只是给出了当年新增社会融资余额或定性要求。主要原因是,由于经济其他主要指标特别是GDP增速是同比指标,因而,给同比而非额度与其更加逻辑一致,避免造成“大放水”“强刺激”的误解。根据兴业研究的计算,2015年初的社会融资余额同比增速略高于15%,年末为略高于12%,今年1月为13.3%。2016年的目标定为13%,体现了稳健的导向。

  【财政政策】

  在实行积极财政政策的大背景下,拟安排的财政赤字有被实际超支数突破的可能。

  未来有超支数突破可能性

  政府工作报告称“今年拟安排财政赤字2.18万亿元,比去年增加5600亿元,赤字率提高到3%。其中,中央财政赤字1.4万亿元,地方财政赤字7800亿元。”

  在实行积极财政政策的大背景下,拟安排的财政赤字有被实际超支数突破的可能。比如2015年政府工作报告曾提出当年安排财政赤字1.62万亿元,但公共财政实际收支差额为2.35万亿元。今年安排赤字2.18万亿,如果没有剩余资金可以继续“盘活存量”或有预算稳定基金可以调用,今年实际可用赤字应该略低于去年,总体体现了“新常态”下的平稳安排。

  【产业贸易】

  2015年服务业在国内生产总值中的比重上升到50.5%,首次占据“半壁江山”。从全球横截面的数据来看,如果一个经济体服务业占比到了60%左右,一般情况下增长速度都不容易超过5.0%,这样,就会给“十三五”年均6.5%的目标带来困难。因此,服务业占比并非越高越好,而是有一个适度水平。

  直接投资正在从顺差到逆差

  政府工作报告披露2015年“实际使用外资1263亿美元,增长5.6%。非金融类对外直接投资1180亿美元,增长14.7%”。如果假设对外直接投资(ODI)整体增速与非金融类对外直接投资增速相仿,则2015年对外直接投资约1400亿美元,是自2014年以来连续第二年超过外商直接投资(FDI),即直接投资项下的资本账户国际收支已由过去的长期顺差变为逆差,且逆差呈现不断扩大趋势。对于人民币汇率来说,未来不仅要继续关注经常项目,还需要更加关注影响不断增大的金融项目。

  服务业占比并非越高越好

  政府工作报告指出2015年“服务业在国内生产总值中的比重上升到50.5%,首次占据‘半壁江山’”。

  过去我们渴望服务业占比提高,在首次越过50%之后,今后是否仍然是越高越好?从全球横截面的数据来看,如果一个经济体服务业占比到了60%左右,一般情况下增长速度都不容易超过5%,这样,就会给“十三五”年均6.5%的目标带来困难,也与中央提高劳动生产率的目标存在一定冲突。因此,服务业占比有一个合适的度,并非越高越好,我们需高度关注“产业空心化”的风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