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各国经济 > 欧洲 >

欧债收益率上升惠及欧洲银行业

时间:2017-01-10 09:35 类别:欧洲 GDP:

经济形势改善、国债收益上升以及整体不良债务下滑,2017年对欧洲银行业来说将是近10年来最好的一年。

  近几周来分析师纷纷调升欧洲银行业的获利预测,这样的情况自2010年以来还是首次见到。连续三年表现不如大盘的银行股也已升至去年1月以来的最高水准。

  收益率上升对银行业来说是利好,通过向央行借入廉价短期资金,并以较高利率贷放给客户,银行可以从中赚取利润。

  “银行曾历经多重打击,比如经济低成长、资产品质堪忧、成交量低迷、监管、负利率,及收益率曲线趋平侵蚀其净利差,”BlueBay资产管理公司驻伦敦信贷策略部门主管David Riley指出。“而如今所有不利因素都已消失。”

  据欧洲政策研究中心这家智库估计,欧洲企业融资需求有77%均由银行放款所支应。反观美国,这一比例仅有40%,企业融资更多是依靠发债。这意味着银行业对欧洲企业乃至整体经济的重要性更大。

  自2008年以来欧洲银行业者获利惨遭腰斩,美国银行业者则展现出良好的复苏迹象。

  不过现在欧洲经济成长好转,加上银行业体系更趋健康,应当能扭转近几年拖累该地区前景的趋势。

  关键的一年

  摩根士丹利(MS)分析师表示,今年上半年欧洲银行业净利息收入可能触底。

  “通货再膨胀,重组和监管这三大要素,使得2017年成为关键的一年,”该分析师在报告中称。

  长短债利差扩大时,收益率曲线趋陡,通常反映了经济和金融系统普遍健康。

  德国2年期及10年期国债收益率差在96个基点,几乎是六个月前的两倍。

  因为外界认为经济成长和通胀将在低档维持数年,所以收益率曲线多年来都处于最平坦状态。

  分析师表示,各央行认为负利率对银行业弊大于利,这使得投资者的乐观情绪获得支持。

  欧洲央行(ECB)上月表示,将把到期期限在1-2年之间的国债纳入购债计划,必要的话,也将购买收益率低于其负0.4%隔夜存款利率的国债。这些针对收益率曲线前端的购买举措,对收益率曲线趋陡的影响立竿见影。

  Candriam Investors Group全球固定收益主管Nicolas Forest认为,欧洲央行总裁德拉基(Mario Draghi)的影响力相当明显。

  “总的来说,德拉基期望透过收益率趋陡来扶助银行业,”Forest表示,“他知道隔夜存款利率为负造成市场扭曲,而且负利率如同对银行征税,所以为了加以平衡,他们决定移除收益率的下限。”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