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世界经济 > 全球经济 >

张宇燕:2016年全球经济不容乐观

时间:2015-12-05 09:26 类别:全球经济

“明年的经济增长和今年总体在一个水平上,但可能还会下降。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微博]预测明年3.5%左右,但我们没有这么乐观,预测是3.0%,估计明年爆发金融危机的可能性是1/5。”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所长、中国世界经济学会会长张宇燕近日在参加中国国际金融学会学术年会暨2015《国际金融研究》论坛上表示。

张宇燕指出,目前债务问题是全球金融领域面临的最大隐患,而美联储加息是当下最大的不确定性。与此同时,全球金融市场对地缘政治的敏感度与日俱增。

全球债务是最大的隐忧

张宇燕认为,金融领域更值得担忧,首先是债务问题,债务一般分公共债务和私人债务。

张宇燕指出,根据麦肯锡全球公司4月份发表的报告,到2014年6月份,全球债务累计199万亿美元。去年GDP大概是70万亿美元左右。

“全球的债务和GDP的比重达到了历史从来没有达到的高水平,特别是2008年以后到现在,债务净增57万亿美元。”他说,如此高的债务给世界经济稳定造成了很大的压力。

“2009年负增长,2010年复苏情况不错,全球5%左右,然后一路下滑,今年发达国家的增速还不错,比去年提高了0.2个百分点,但新经济体下降较快,每年一路往下走,情况很不好。”张宇燕在发言中表示。

在他看来,债务的增长导致了低利率,低利率影响了股价。“金融危机爆发前,全球股市的市值最高是64万亿美元,今年达到了74万亿美元,已经高出了危机前的总量。”张宇燕称。

房地产价格方面,金融危机前一直处于高点,金融危机后开始恢复。根据美国建筑商协会的数据,2015年11月房地产市场指数为62,10月为64,“这是什么概念?是最近十年的历史最高点。这个月是历史第二高,说明了美国的房地产复苏很快,股票市场恢复得很快,债务也在增长。”

美联储加息是最大的不确定因素

在张宇燕看来,当今世界金融领域很重要的不确定性是美联储的加息问题。

张宇燕说,一方面世界经济状况不太好,而美国的情况还不错,这是加息的一个动力;第二个方面是房地产的价格、股价泡沫都在起来,所以有一种动力要加息,要回到轨道上来,老是负利率的情况是不正常的。

但是,张宇燕指出,另一方面,全球的金融不好,美国有潜在的问题,特别是通货膨胀,最新数据CPI是0.2,预期很低,预期通胀是0.1,面临通缩。不光是美国,欧洲、日本都是这个样子,中国也面临类似的问题,整个世界经济状况都不好,特别是很多国家、很多企业没有做好应对加息的准备。

“我们可以看一些数据,今年被评为投机级或者是垃圾级的企业债券从40%增加到了50%,所以加息马上会带来一系列问题,特别是发展中国家。发展中国家借了4万亿美元,一加息的话,国际资本市场就会发生大量的流动。”张宇燕认为,“市场的预测还是要加,因为美国的经济复苏总体来讲还不错,二季度增速超过了2%。”

2016年全球经济不容乐观

“新兴市场经济状况不好,连续五年经济下滑,今年经济增长率是4%,去年是4.4%,明年应低于4%。”张宇燕表示,这或许会带来竞争性贬值的风险。

“在APCE领导人非正式会议以及G20首脑会议上,大家都谈到要避免竞争性贬值的问题。比如巴西、俄罗斯负增长超过3%以上,通货膨胀达到9%到10%,状态很不好,明年可能还会出问题。”张宇燕认为。

最后一个问题是地缘政治的影响。在张宇燕看来,这对金融市场的影响非常大。当今的世界,尤其是金融市场对地缘政治高度敏感。

关于明年的经济增长,他预测,明年的经济增长和今年总体在一个水平上,但可能还会有所下降,“如果爆发金融危机,可能发生在发展中国家,俄罗斯、巴西都有可能,甚至是沙特,沙特今年的赤字占GDP的比重达到了12%以上。因为油价下跌,它又在中东施行干预,所以可能出问题。也可能发生在发达国家,银行系统的监管出了问题,很多大的金融公司可能要冒风险去投资。一旦出现金融危机,那么全球的增长还会被拉下一个点,这取决于其传染性。”张宇燕指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