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世界经济 > 全球经济 >

剿灭“伊斯兰国”是文明世界当务之急?

时间:2016-01-11 12:14 类别:全球经济

剿灭“伊斯兰国”是文明世界当务之急?
剿灭“伊斯兰国”是文明世界当务之急?

剿灭“伊斯兰国”是文明世界当务之急

 

--巴黎恐袭表明“伊斯兰国”已成人类心腹大患

日前,一场突如其来的巴黎恐袭震惊了整个世界,杀人之血腥,计划之严密,行动之迅速,都是前所未有的。从伤亡人数和暴恐规模上看,此次行动堪称是欧洲版的“9.11”事件。

据英国BBC报道,位于巴黎11区的一家饭馆被扫射,记者在现场看到至少10人被射杀在路边。

更恐怖的是,此次巴黎多点开花、并行一体式的恐袭行动,也还似乎锁定了法国总统奥朗德。在法兰西球场爆炸发生时,他正现身球场观看比赛。

巴黎被恐袭后,奥朗德随即发表电视讲话,宣布全国进入紧急状态。法国的紧急应对是,关闭全国边境、取消所有航班、全境实行宵禁。这是自美国“9.11”事件以来,首次有世界主要大国因应对恐怖主义行动而采取如此严厉的紧急措施。

ISIS的不打自招

究竟是一伙什么人干的?谁又应该对此事件负责呢?恐袭者看来并没有刻意隐瞒自己的身份和目的。

据BBC报道,有目击者在巴塔克兰音乐厅附近听到枪手高声呼喊“为了叙利亚”。CNN也报道称,法国官员怀疑这可能是去过叙利亚、伊拉克并已回到法国的“所谓回国人员”干的。

更引人注目的是,极端组织“伊斯兰国”的宣传机构--生活媒体中心(Al-Hayat media center)已正式宣称对袭击事件负责,并称其为一个“奇迹”。

至此,也不用再侦破了,这就是“伊斯兰国”干的。

巴黎恐袭的因果律

于是乎,邪恶轴心的“伊斯兰国”成了文明世界的公敌。各国领导人也更是争先恐后地对其惨无人道的血腥恐袭发表措辞最严厉的谴责,世界舆论的舌枪唇剑也更是义愤填膺地把“伊斯兰国”的邪恶行动定格为全人类的敌人。一瞬间,恐怖主义这个共同的敌人,把世界五大洲不同制度、不同信仰、不同价值观的国家“命运共同”起来。

恐怖主义作为世界公害,社会毒瘤,它的施暴对象更多针对的是那些手无寸铁,毫无自卫能力的无辜平民。

按照“冤有头债有主”的因果报应律,恐怖主义血腥施暴于无辜平民,绝对是不能容忍的。

恐怖主义为何屡屡施暴无辜平民呢?一则是施暴无辜平民易于得手,并对整个社会形成巨大的心理震慑;二则是为了绑架被施暴的国家和民众,逼其改变一些针对他们利益诉求的国家政策或战略;三则是与他们心目中认定的国家恐怖主义打一场不对称的战争;四则是为了发泄他们被扭曲、被压抑的极端情绪。

不同文明、不同信仰的和谐、和平,与世界的包容、宽广是紧密关联的。但不同世界的贫富巨差,与西方对非西方世界的经济掠夺及其金融、信仰、价值上的一系列殖民活动,特别是他们通过自己的价值与信仰殖民而在中东、北非、前苏联等地国家挑起的民主化冲动,在其固有的历史、宗教、文明、贫富等因素交织冲突的背景中,也更是撬开了他们国家混乱、社会冲突、贫富加剧、生活流离的魔盒子。社会贫穷与国家混乱,为恐怖主义的滋长与泛滥提供了适宜的土壤。所以,西方世界及其一些霸权国家对落后国家的经济掠夺、价值殖民,也应对这些国家和地区恐怖主义的滋长与泛滥,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也还应当看到,叙利亚、伊拉克等中东地区患有恐怖主义毒瘤的族群,也是全人类中的一个族群。这是一个极端情绪严重,对西方世界,对外部干涉极度痛恨的族群,是全人类中的极少数。他们的恐怖主义是邪恶的,这都是毫无疑义的。但也包夹着一些族群恐怖主义对抗国家恐怖主义的因素。他们的族群恐怖主义更多地被当作一种非对称战争的战略来使用。

有些人只是义愤填膺地怒骂这些恐怖主义施暴无辜平民,而不是有自卫能力的国家机构及武装组织。从自我防卫的角度上看,与国家机构与武装组织相比,社会与个人是最薄弱的一个环节,从此突破最易得手。因而,无辜平民最易成为国家恐怖主义的替罪羔羊。

笼统地说伊斯兰国的恐怖主义是全世界、全人类的公敌,这似乎在有意掩盖它的报复对象与最终目标。伊斯兰国在与外部干涉的对抗中,打出的是一种“圣战”的旗号。如果不是西方国家或俄罗斯刻意压制,这种“圣战”几乎可以摧枯拉朽地一统伊拉克与叙利亚了。这也几乎是一个不争的事实了。与这种导源于中东教派历史纠结与现实冲突的恐怖主义斗争,非常棘手,绝非单纯的战争手段所能解决。除非用种族灭绝式的国家恐怖主义全部、干净、彻底地消灭这种不能与当下世界共荣共存的“圣战”组织。

俗话说,冤有头债有主。世界公敌的伊斯兰国为何要充满仇恨地血洗巴黎,血洗欧洲、血洗美国、血洗俄罗斯等文明世界呢?

世间诸事,皆有因果。伊斯兰国不停叫嚣出来的“圣战”之火之所以瞄向欧洲、美国、俄罗斯,这绝对都与他们对叙利亚内部纷争的空袭有着血海深仇式的内在联系。

这其中的因果链条有:一个星期前,法国总统奥朗德下令戴高乐航母再次向中东移动,借以提高法国在叙利亚、伊拉克打击IS极端势力的作战能力。今年以来,法国对叙利亚境内极端组织展开的军事行动,固然是为了从根本上减少欧洲难民危机的压力,但也严重刺激了极端组织的报复心理。更直白的是,11月14日IS也还发布视频警告法国,如果继续对其据点进行轰炸,IS将会对法国发动更多的袭击。

伊斯兰国对巴黎的恐袭,与法国对IS据点的空袭,不过是一种不对称对抗的战争行动而已。对此,法国总统奥朗德也亲口承认,巴黎的系列恐怖袭击案由极端组织IS实施,其行动是“战争行为”。

伊斯兰国的血腥叫嚣与文明世界的共同敌人

恐袭巴黎,也许更像是伊斯兰国对西方世界发出的一个血腥警告。只要西方的空袭继续下去,他们的恐袭也将不对称地对抗到底。恐袭巴黎后,IS在“推特”上发文叫嚣称,伦敦将是下一个目标,罗马与华盛顿也在劫难逃。

空袭后来居上的俄罗斯也没能幸免出伊斯兰国“圣战”的“黑名单”。据美国福克斯新闻网报道,IS周四发布的最新视频威胁称,要对俄罗斯发起袭击。该视频中有人以俄语说:“我们将在你们的土地上发起战斗,地狱之火正在等待着你们。俄罗斯正在死亡。”美媒分析称,这可能是IS的报复心理对俄罗斯289次空袭行动的直接发泄,是一种恐吓性的心理战术。

在西方和俄罗斯的空袭中,IS的人员和精神损失是巨大的。他们躲在据点,只能被动挨打,很难出手还击。恐袭巴黎,也许是其改变战略的开始。他们要用外围更多游击性、散点式的恐袭,来不对称地对抗西方和俄罗斯密集、精准的空袭。有分析称,俄罗斯客机和黎巴嫩事件,可能只是IS改变战略,疯狂报复的开始。

这也许是他们垂死前的最后挣扎。在西方、俄罗斯、库尔德人、反政府军、巴舍尔政权,对伊斯兰国极端势力貌合神离式的联合清剿中,IS各条战线都在崩溃。困兽犹斗的伊斯兰国也可能因此化整为零地开辟第二战场,与之黑名单上的圣战对象打一场持久、广阔的游击战争。如果他们间歇性的无规律的流窜到世界各地游击起来,那么他们就真的成为了全人类的敌人了。如果他们紧紧锁定其视频威胁的那些国家,那么他们就是执意与西方、俄罗斯的空袭较上劲了。如果他们也还是一而再、再而三地拿无辜平民发泄自己的极端仇恨情绪,那么他们也就毫无疑义地成为了与这个世界不共戴天的敌人了。走上恐怖主义的不归路,是世界的毒瘤,也是他们的悲哀。

透过巴黎的这次恐袭可以看出,伊斯兰国对西方国家发动的血腥袭击,已毫无疑义地表明,他们针对的绝不仅仅是巴黎,而是他们之外的全人类。巴黎的惨剧对松散的离心离德的国际反伊斯兰国战争统一战线发出了一个严厉的警告,反伊斯兰国的战场已经不能再局限于中东的叙利亚、伊拉克了,而应密切加强全球性的反恐合作。伊斯兰国的这种血腥行为,挑战的不仅仅是西方的价值观、人的普遍安全,也还是对全人类文明的屠杀。全球唯有加强反恐合作,才可能共同阻击这股极端恐怖势力的全球蔓延,才可能解除威胁全人类共存共荣的心头大患。

伊斯兰国的全球野心

11月13日的巴黎连环恐怖袭击事件表明了这样一个基本事实,那就是伊斯兰国正试图把自己的影响力扩大到中东以外,并通过新战略证明他们有能力对西方发动毁灭性袭击。

在这次恐袭巴黎之前,“伊斯兰国”组织宣布对上月西奈半岛上空的俄罗斯航班坠机事件负责,还声称自己策划了12日贝鲁特真主党控制区的炸弹袭击。

 这些恐怖性袭击的接踵而来,表明伊斯兰国更愿意在全球更广大的范围内作战,以报复美俄欧及其中东仆从国对其伊拉克、叙利亚据点的空袭。

美国针对伊斯兰国的军事打击并没有阻止住他们在全球的扩张。有人甚至质疑奥巴马宣称美国已经遏制“伊斯兰国”的说法。他们反问奥巴马,“你如何解释'伊斯兰国'在西奈、阿富汗和利比亚的扩张?”

伊斯兰国作为一支致命恐怖组织的崛起是迅速的,并逐渐成为一个全球性威胁。他们声称寻求建立一个横跨伊拉克和叙利亚、依照伊斯兰律法统治的“哈里发国”。这一组织的野蛮、血腥在于他们经常屠杀、欺虐所控地区的民众。比如,去年“伊斯兰国”曾将少数族群雅兹迪民众逐出伊拉克北部的家乡,并胁迫大量女性成为其性奴。

有分析认为,“伊斯兰国”与“基地”组织的不同之处在于他们抢占领土的能力,策划并指挥远距离的大型袭击意味着他们拥有了这种迅速扩张的新能力。

伊斯兰国在领土扩张上的的全球野心也许是与“基地”组织竞争的一部分,也许是他们更长远的计划之一。

剿灭伊斯兰国成文明世界当务之急

人类面临的共同威胁,共同敌人,需要文明世界紧密团结起来,共同打击这股极端邪恶势力。

这次巴黎恐袭用血腥的事实给当下的文明世界发出了一个最迫切的警告,不论是欧洲人还是阿拉伯人,不论是东方世界还是西方世界,整个国际社会都受到了恐怖主义致命威胁。应对这种共同威胁的最好方式就是摒弃分歧,站在一起,保持团结,紧密合作,共同打击这股邪恶势力,共同铲除这一危及文明世界共存共荣的毒瘤。

11月15日,欧洲领袖共同发声,誓言共同打击伊斯兰国这一恐怖极端主义势力。他们的联合声明指出,法国是个伟大坚强的国家,自由、平等、博爱的价值观启发了欧盟,今天欧盟与法国政府和人民站在一起,致力于确保法国的安全,也会尽一切努力打击恐怖主义与极端主义。

在巴黎发生恐袭之后,美国也迅速用自己更严厉的空袭响应了欧洲领袖们发出的共同致力于铲除伊斯兰国恐怖主义极端势力的誓言。奥朗德也加快了法国航母进军叙利亚进行国际合作反恐的步伐。剿灭伊斯兰国的共同需要和当务之急,再一次地把全人类、全世界凝聚、团结起来。可以说,文明世界与伊斯兰国决战的时刻正在一步一步走来。

当然,用种族灭绝式的极端措施对付伊斯兰国的威胁,也许更能取得立竿见影的实效,但这远远不是解决这一世界公害的根本方法。西方世界也许更应思考自己的经济掠夺与金融、信仰、价值上的诸多殖民,也许更应思考自己贪婪、霸权出来的南北差距、贫富差距。若有着富足、人道的生活,平等、公正的社会,和谐、稳定的国家,多元、包容的世界,又何来恐怖主义的泛滥,又何来极端情绪的滋长。无数事实说明,民众贫穷、社会不公、国家混乱以及大国争霸出来的代理人战争,才是制造世界恐怖主义的真正温床。如果不抓住这一根本,恐怖主义的祸乱就永无宁日。

更吊诡的是,据俄外交部发言人玛丽亚·扎哈罗娃称,IS武装分子依然在获得大批武器和弹药补给,这一组织的补给来源究竟在哪里?究竟是谁在幕后给其供给武器弹药?这至今仍是一个巨大的谜团。

所以,谁是这个邪恶世界的撒旦,谁又在幕后与全人类为敌,这都很值得我们思考。恐怖主义出来了,更需要的不是谴责痛斥,而是找根除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