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世界经济 > 全球经济 >

五十五年巨变 美国GDP全球占比缘何遭腰斩

时间:2016-03-27 12:44 类别:全球经济

金融界美股讯:除了少数的特殊时期之外,美国对全球经济的贡献一直在持续下滑。1960年代,美国国内生产总值占全球的40%,而到2014年,已经只有当初的一半了。为此,《福布斯》网站刊文回顾了过去五十五年来发生的变化,讨论了变化背后的原因,以及列出了一些可能的解决方案。

  美国的全球GDP占比

  从下面的图表当中,可以看出美国GDP从1960年到2014年相对于全球的百分比变化。以当前美元计,1960年,美国GDP为5430亿美元,全球为1万3670亿美元,前者相当于后者的40%。之后近十年间,美国虽然经历了毒品文化、性解放和反建制情绪在年轻人当中的蔓延等波折,但这一比例基本保持稳定。1969年,美国GDP还是相当于全球的38%,但之后的风向就发生了变化。从1968年到1968年,美国先后经历了种族动荡、恶性通胀、痛苦指数诞生、石油禁运、汽油短缺、汽车行业创新,以及一系列社会和经济变革,最终美国经济对于全球的重要意义戏剧性地下滑了。到1980年,美国GDP的全球占比只有26%了。然后,美国迎来了里根和供给侧经济学。

五十五年巨变 美国GDP全球占比缘何遭腰斩

美国在全球经济版图中重要程度半个多世纪的变化

  里根第一任期内,美国经济在全球的分量逐渐加重,1985年的GDP占据了全球的34%。然而第二任期还是转头向下了,这一趋势一直持续到了克林顿的第二任期。克林顿告别白宫时,美国GDP相当于全球的32%。现在,这一数字比当初又少了10个百分点,只有22%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从1960年到现在,美国经济在全球的分量竟然遭到了腰斩?

  美国的衰退

  在旧日的好时光里,“美国制造”的字样在商品上是随时可能出现的。当时,美国的制造业正处于黄金时代,美国制造的商品就是品质的代言。美国企业坐拥大量资金,迅速扩张,而这引起了联邦政府的注意。华盛顿将企业赚到的大钱看作了重大的收入来源,加大了监管力度,多多课税,让这只会下金蛋的鹅受到了窒息而死的威胁。美国政府如此之深地介入了企业世界,企业界便开始强化自己的游说力量来反戈一击。道理非常简单。金钱能够操纵权力,而企业界有的是钱。双方的拉锯战之下,税务法规再度发生了重大变化,这次主要是有利于企业了。比如,1943年时,企业税在联邦政府总收入当中占据39.8%,个人税占据27.1%,而到了2015年,两者已经分别变成了10.8%和46.5%。

  尽管美国的企业税依然在全球最高之列,但是这些税款在联邦政府收入当中占据的比例无疑已经大大缩水了。有人可能会说,企业还应该多纳税,但最好还是弄清楚一些基本的原理。企业真正感兴趣的只有利润,这本身并没有什么错误。如果他们能够从一个税率高的国家转移到一个税率低的国家,从一个对企业敌视的地方转移到一个对企业友好的地方,他们当然没有理由不选择离开。近年来,这已经成为了一种趋势(比如谷歌的税负倒置),而且在美国政府不改弦更张之前,还会持续下去。这场战争的真正输家其实是劳动者。企业离开了美国,也就带走了本属于美国人的就业机会。

  改善之道

  那么,我们该如何提升美国在全球经济舞台上的相对重要性呢?第一步就是改进我们的经济。我们必须创造出一个可以鼓励企业精神的环境。我们必须鼓舞美国人去创业,必须想办法吸引其他国家的企业来美国。当联邦政府的过度监管和沉重税负让企业难以赚钱,创业的人自然就少了,离开的企业自然就多了。实情就是如此。尽管许多员工都会和自己的雇主斗争,要争取心中的公平,但如果雇主真的不在了,他们的工作也就没了,还何谈公平不公平呢?

  解决方案何在?以下是布鲁克林研究所列出的一系列事实和改进理念。

  事实:大企业的表现比小企业好。

  事实:许多企业都坐拥太多的现金(这显然与华盛顿监管政策变数太多有关)。

  事实:企业和个人现在都不愿意多冒风险,创业的人也少了。

  理念:联邦政府应该为移民企业家发放永久性工作签证。

  理念:允许美国学校的科学、技术、工程和数学专业外国学生毕业后留在美国。

  事实:历史告诉我们,移民创业的可能性要比美国出生者高足足一倍。

  美国必须持续适应潮流,持续做出改变,不然就将日益落后于整个世界。联邦政府怎么可能不理解这些呢?或许他们知道,只是还宁愿继续玩牺牲劳动者的政治游戏吧。要改进美国的经济,我们必须改进商业环境。我们必须让人们愿意在美国开办企业,或者是将企业迁移到美国。或许有朝一日,“美国制造”会再度常见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