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世界经济 > 宏观经济 >

后SDR时代中国宏观经济政策框架的重构

时间:2016-03-09 15:49 类别:宏观经济 GDP:

近年来,在国内外各种趋势性和周期性力量的共同作用下,我国宏观经济指标出现下滑,通缩-债务效应不断发酵。对此,我国在财政、货币和结构改革等方面采取了一系列政策,并随着经济形势变化而不断加码。但事实上,我国宏观经济政策效果在过去几年中已经呈现明显的递减趋势,这凸显了对我国宏观经济政策进行再定位的迫切要求。

  问题是,我国宏观经济政策的再定位是否只是政策松紧程度的变化,从“微刺激”走向“强刺激”?一个直观的事实是,我国迄今尚未摆脱2008年大规模政策刺激的后遗症。进一步推出“强刺激”政策,甚至采取非常规性的“强刺激”政策措施,能否从根本上扭转国内外各种趋势性和周期性力量,这是值得怀疑的;是否会走上前期非常规性强刺激政策、并带来严重后遗症的老路,这更是值得担心的。

  事实上,对于宏观经济政策而言,无论是目标的定位,还是工具的选择、组合、力度与效果,都依赖于宏观经济和金融的动态行为特征。随着我国经济新常态的发展,我国需要在增长模式、结构性基础和制度性基础等方面做出大调整和大变革。“一带一路”战略的全面实施和人民币加入SDR,推动我国经济开放走向新的阶段,由此带来新一轮的大开放格局。已经出现的经济新常态的特征,大开放、大调整和大变革战略的全面实施,从根本上改变了我国宏观经济和金融的动态行为特征。

  进一步考虑到2015年我国国际收支结构和平衡模式的新变化,国际收支从常规性“双顺差”转变为经常项目顺差与资本和金融项下非储备资产逆差,国际收支平衡模式从过去用储备资产逆差来平衡私人部门顺差转变为用储备资产顺差来平衡私人部门逆差。这样的国际收支平衡模式是不可持续的,蕴藏巨大的宏观经济和金融风险。这就要求政策层面对国际收支实施主动的管理。

  无论是为了突破当前的宏观经济政策困境,还是适应经济新常态与大调整、大变革和大开放的长期趋势,或者满足国际收支结构和平衡模式变化所带来的新要求,我国宏观经济政策的再定位都不简单是政策力度的变化,而是宏观经济政策框架的整体性重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