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世界经济 > 区域经济 >

去柬埔寨和印度建厂,最大的诱惑是市场和关税

时间:2016-12-28 18:21 类别:区域经济

印度建厂最大诱惑是市场

“印度工厂的运营成本比中国还高。由于中国工厂的效率高,所以盈利率也还是中国高。”已进军印度十来年的海尔集团南亚印度产品总监黄德成告诉第一财经记者。进入印度9年后,海尔印度公司才开始转亏为盈,该公司在印度冰箱市场排名第三、为当地人最受欢迎的中国品牌之一。

黄德成的说法刷新了不少人对于印度制造成本低的看法。虽然李春伟考察一年并没有得出印度制造成本比中国高的结论,但他在综合了人工效率、电力供应、技术人员派驻、政治和文化等因素后,得出的初步结论是:印度纺织业的综合制造成本并不比中国低多少。

去柬埔寨和印度建厂,最大的诱惑是市场和关税

印度纺织业的综合制造成本并不比中国低多少。

“我们在印度设厂就不会去考虑其他的市场,只在印度销售。从税收来说,如果都是内销,印度税收肯定比中国低,大概低4%~5%。”李春伟说,就人力成本来说,虽然印度工人的工资水平不到中国工人的四分之一,但工作效率只有中国工人的一半,所以人力综合成本大概能省下30%。

然而,如果要在印度设厂,公司就需要从中国国内派驻管理人员和技术人员。“管理人员至少3~4个,技术人员20个左右。”李春伟说,这部分派驻人员的成本几乎会把工人省下的30%抹平。

在用地和水电能源的成本上,印度和中国看起来相差不大。但印度存在严重的缺电问题,这让企业不得不考虑自备发电设备,用柴油发电,这都是中国工厂无需考虑的附加成本。

第一财经记者曾探访印度,上海电气印度分公司业务拓展处处长张清华称,自备柴油发电机是印度商用建筑的标配,工业区更是必备。每天间歇性地停电也有三五次,每次几分钟。几秒钟后备用的柴油发电机就会发电。

隧道股份上海城建在印度的施工现场也自备有发电设备。该公司项目经理李荣祥告诉第一财经记者,自备发电设备价值约1000万人民币,每天消耗3000升柴油,差不多是每天2万元成本。按照李荣祥的估算,由于停电问题,印度的用电成本比国内至少翻一番。就每度电而言,用柴油机发电的成本接近印度市政统一电价的三倍。

印度的环保成本目前比中国低,暂不考虑印度人爱放假等社会文化领域的不确定性或隐形成本,李春伟最终核算称,印度制造的综合成本总体会比中国低10%左右。

但如果把在印度建厂、在印度销售和在中国生产、再出口到印度对比,前者却可以省下包括关税和运输成本在内的近25%费用。综合起来,印度本地制造对应中国对印度的出口来说,将会有20%左右的成本优势。

在企业国内盈利率仅5%的艰难时期,确保持续有订单让企业生存下去或许是眼下最大的问题。

随着印度莫迪政府打出印度制造的口号,当地官员抵制中国制造的产品时有发生。为了能顺利获得印度的订单,享受印度的可观市场,李春伟认为,即使在印度建厂并不那么省钱,难度也不小,但仍然值得一试。

关于海外建厂的根本目的,从长远来说,印度经济在上升,本身基础差,所以上升空间大。再加上人口庞大,有可观的市场。比如孟加拉国,经济太差,不是简单转移生产成本就可以。这个工厂要做就得依托当地的国内市场。所以暂时不会考虑孟加拉国或其他东南亚国家。对海尔、上海电气、上海城建等企业来说,进军印度的最大目的也同样是看中当地的大规模市场和未来的潜力。

如果要建厂,一方面国内的制造成本在增加,另一方面印度类似的产品也在发展,最多3年,我们的产品就没法往印度卖了,因为当地的技术可能就能达到了,而我们的优势完全没有了。和那些把市场瞄准西方国家、制造工厂从中国迁入东南亚和印度的外资企业不同,飞昂纺织的考虑不同,抓紧时间获取订单是比节省成本更大的目的。

柬埔寨的零关税才诱人

安徽服装的柬埔寨工厂已经运营2年多了。和国内的工厂相比,柬埔寨工厂规模大了近2倍,共约800名工人。

关于制造成本,该公司日本部经理孟卓收集了柬埔寨首都金边的三四家工厂和安徽工厂的数据,认真给第一财经记者算了一笔账:

就人力成本而言,包括1~2小时的加班时间,柬埔寨工人的工资平均每个月220美元(约合人民币1500元),是中国工人的50%。但柬埔寨工人的效率只有中国工人的50%~70%,因此综合人力成本略低一点,约为10%。

在税收方面,柬埔寨工厂的整体税费大约比中国低20%,但在最“大头”的增值税上,对于服装出口企业来说两国基本没差别。“柬埔寨的增值税是10%,首都金边对外资企业可以免税3年,还能申请延期2年。而中国的增值税是17%,但出口的产品可以享受中国的出口退税政策。所以虽然两国增值税在表面上有差别,实际上对服装工厂来说都是零。”孟卓说,他们运营不到3年的柬埔寨工厂目前为免税状态,作为出口企业,他们的出口产品也可享受到出口退税的优惠。

去柬埔寨和印度建厂,最大的诱惑是市场和关税

柬埔寨工厂的制造优势并不比中国大太多。真正让企业觉得实在的,其实是柬埔寨对欧美、日本等国的出口优惠。

中国驻柬埔寨大使馆经济商务参赞处官网显示,柬埔寨对私人投资企业所征收的主要税种和税率分别是:利润税9%、增值税10%、营业税2%。而中国企业“大头”的税除了增值税外还有企业税,后者相当于柬埔寨的利润税。企业所得税的税率为25%,对符合条件的小型微利企业,减按20%的税率征收;对国家需要重点扶持的高新技术企业,则减按15%的税率征收。另外,我国规定的增值税率为17%。而中国的出口退税政策规定,有出口经营权的企业出口的货物(除另有规定者外)可在货物报关出口并在财务上作销售后,凭有关凭证按月报送税务机关批准退还或免征增值税和消费税。

在用地成本上,柬埔寨工厂的成本比安徽工厂便宜10%左右。能源成本对孟卓所在的服装制造企业来说,相差不大。

值得一提的是,孟卓称,在纺织领域,接近90%的主要原材料目前必须要从中国进口,而中国生产这些原材料的地区又距离柬埔寨较远,因此这部分长途运输的时间和成本,以及进出口的税费将会明显增加柬埔寨工厂的运营成本。

另外,和李春伟提到的外派人员一样,孟卓所在的企业也面临因为外派而管理成本上升的情况。

因此,考虑到更多的因素,柬埔寨工厂的制造优势并不比中国大太多。真正让企业觉得实在的,其实是柬埔寨对欧美、日本等国的出口优惠。

根据柬埔寨对外贸易的法规和政策规定,作为最不发达国家,欧盟、美国、日本等28个国家给予柬埔寨普惠制待遇。美国给予柬埔寨较宽松的配额和进口关税,欧盟在“除军火外所有商品倡议”下,给予柬埔寨除军火外几乎所有产品零关税的待遇。柬埔寨对日本的出口也享受零关税待遇,和从中国直接出口到日本需要缴纳大约10%的关税相比,在柬埔寨生产的产品销往日本显然更具价格竞争力。

虽然日本也给中国普惠制待遇,但仍然收取10%左右的进口关税。更糟糕的是,今年11月24日,日本财务省宣布,重新审视面向新兴国家实施的“特惠关税制度”,即普惠制待遇,决定将中国等5个国家从名单中剔除出去。在日本,2015年度适用优惠税率的进口产品当中,60%来自中国。实行新规定后,数千个品目的关税将会上涨。

“日本和中国特惠关税马上结束了,虽然不一定,但理论上关税可能会提高。”孟卓说,这种发展趋势让柬埔寨工厂的优势增强了不少。

综合整个运营成本,柬埔寨工厂只能比中国工厂省下5%~10%,但10%的关税减免对利润极薄的劳动密集型企业来说无疑是极大的诱惑。

更重要的是,在中国普遍招工难的情况下,到柬埔寨设厂有利于企业扩大生产,从而解决订单的供应问题,持续吸引到来自日本等发达国家的客户。

“虽然柬埔寨工厂的生产效率不如中国工厂,但整体来说肯定不吃亏。也就是说没有那么省钱,但肯定比中国工厂的盈利率高。”孟卓这样总结。

作为劳动密集型企业,孟卓所在的服装制造业最需要的是人力,而不是技术或设备,因此和引发热议的福耀玻璃董事长曹德旺选择去美国开设工厂的需求不同,孟卓认为,服装工厂必须要去人多的地方,才能找到稳定的雇员以解决生产的需求。另外,服装制造业对于自动化的依赖程度也不如玻璃等工厂,尤其是一些定制化的生产还得主要靠人工完成。

“像服装这样的劳动密集型产业会继续向东南亚转移,也会向印度和墨西哥等国转移。但是我认为不会向美国、日本和德国之类的发达国家转移。”孟卓说得很肯定。